當前位置:首頁 > 微信

“女基督”下凡進歌壇?背後藏著什麼秘密?

發佈日期:2017年09月13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   作者:卓爾成(編譯
[列印本頁] 【字體大小:

  提到“最成功的跨界轉型”

  你會想到誰?

  是從“姚巨人”

  變身“姚老闆”的表情包界鼻祖姚明?

 

  還是從“跳水王子”

  變身綜藝界模範“好爸爸”的田亮?

 

  雖然說體育界和娛樂圈之間,有著天然的聯繫和共同點,但我們還是會感嘆,有明星潛質和氣質的人,幹點啥都能圈粉,在這個圈子圈夠了,沒關係,換個姿勢再繼續圈……

  不過,姚明、田亮這種成功的跨界轉型,同下面這位相比,頂多算是小打小鬧了……在非洲辛巴威,有一個自稱“女基督”的神秘女子,要放棄“神的光環”,“下凡”空降樂壇,實現她多年的明星夢!

 

  據辛巴威媒體《週日郵報》網(sundaymail.co.zw)報道,辛巴威“聖靈教會”(Mudzimu Unoyera)的“女基督” 泰普賽?奈安耶蒂(Tepsy Nyanhete),摘下帶了19年的“神之子”光環,與該教會割裂,並以性感路線進軍樂壇!而且,經過一段時間的“拼搏”,泰普賽已經小有成就!

 

   ? 音樂演出中的“女基督”

  身穿緊身牛仔褲帶帽夾克,腳蹬黑色長筒靴,一邊手彈安比拉琴,一邊隨著非洲傳統音樂節奏舞動,她活力四射,充滿自信,儼然一副樂壇老司機的架勢,可眼尖的人會驚訝地發現,這個性感歌手竟然就是曾經許多人整日頂禮膜拜的“基督彌賽亞”!

 

  在音樂圈內,大家都叫她“珊泰樂?奈安耶蒂(Shantele Nyanhete),不過,多年來她最為辛巴威人所知的名字叫Jekia Mambo Tenzi或Ishe Jesu——“聖靈教會”(Mudzimu Unoyera)的領袖,來自古魯韋區的著名“女基督”。

  據《週末郵報》社區版獲得的資訊,這位現年25歲的“女基督” 泰普賽,目前已在傳統音樂上找到新愛,成為古魯韋馬林巴琴藝術音樂團的首席琴手。該樂團由吉那齊亞?奈安耶蒂(Ginatsia Nyanhete,又名Jah Lemmy)領導。而泰普賽的大哥諾雷基,就是這個樂團的指揮。2013年,樂團發行了一部名為“Topinda Musango”的專輯,內有八首音樂。從此,她便名氣大振,和Oliver Mtukudzi和Alick Macheso這樣的著名音樂家一起同臺演出了。

 

  新的興趣愛好,似乎讓泰普賽的生活完全發生了轉變,現在她大部分時間用來排練,或同古魯韋馬林巴琴藝術音樂團一道在辛巴威巡迴演出,幾乎完全放棄了她幹了19年的“女基督工作”。

 

  關於這份“工作”,那就要從1998年說起了……泰普賽那年剛6歲,而她的父母為了忽悠信徒,就聲稱她是“基督在世”,從此之後,泰普賽就受到了信徒們的頂禮膜拜,像個女王一樣被嬌生慣養,很少拋頭露面。很快,她就成為了一個舉足輕重的新聞人物。

  “聖靈教會”有屬於自己的“聖地”,這裡居住著不少信徒,他們輪流為“女基督”打零工,這裡運行著一種類似公有制社會體制,幾乎一切資源都是共用的。

  “聖靈教會”相當封閉,他們將星期四到星期六當作自己的安息日,期間不得進行包括洗澡在內的任何日常活動。平日堛漪齔菪揮磥]有嚴格規定,禁止教會中的婦女打扮或穿裙子,大家只能穿土黃色的短袖和褲子。除此之外,他們還使用自己的語言,甚至還有用這種語言翻譯的聖經,而據稱這種Titinoia Pirida語還是“女基督”所教!

  “女基督”從這封閉的教會中跳了出來,來了一次說走就走的“離家出走”,可算是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標。而她的父母,即“聖父約瑟”和“聖母瑪麗亞”,就相當尷尬了,這個事可得圓回來啊!

  據當地一些人說,他們無奈之下,決定扶持泰普賽的妹妹,一個與她相貌十分相像的姑娘上位,成為新的“女基督”,繼續經營著這個家族教會。

 

  泰普賽的父親恩尼亞斯?奈安耶蒂(Enias Nyanhete),也就是所謂的“聖父約瑟”,拒絕給記者們採訪這位新任“女基督”的機會,並稱“原來的女基督”現在並不是樂手。他說:“Mambo Jesu(女基督)並不在那個樂團,她現在仍然擔任著她的(女基督的)職責。”

  在說到基督耶穌被出賣和釘死在十字架上時,他說道:“不過,今天她無法來見你們,因為(今天是)2000年前Mambo Tenzi(女基督)因一視同仁幫助別人而遭受迫害並被殺害的日子(即安息日)。現在她看得更透了,也很生氣,因為相關部門沒有滿足她的一些要求。我也說過,她現在仍是基督,沒有人能代替她!”

 

   ? 辛巴威“女基督”(右)與她的母親“聖母”瑪利亞

  不過,從幾個接近泰普賽所在樂團的人口中,我們還可以聽到不同的觀點。有人說,泰普賽的時間全用在了她的音樂上,“她已經25歲了,是個成年人了。她看到像她這樣歲數的女人都有了家庭,她也渴望能這樣。”

  也有人說:“看起來她就想做自己,過正常的生活。”從樂團推出的專輯《當我長大成人》(Ndaiti Ndikakura)中收錄的泰普賽所唱歌詞來看,這種看法倒是有一定的依據。

  還有人說:“我敢肯定她看明白了她這種年齡的女人(要做的事),也看透了自己在教會中的那種作為,她再也不想過那樣的生活了。”

  也許,“女基督”自己也意識到,自己其實從來沒有真正成為過“神”,這一次,是時候該認認真真做回真實的自己了。

  作者:Debra Matabvu

(責任編輯:)

0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於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