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8

邪教這樣殘害兒童

發佈日期:2018年06月03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范謝都
[列印本頁]【字體大小:

 

  “六月堛嶁酯說A六月埵n陽光,六一兒童節,歌兒到處唱。”兒童是祖國的未來、民族的希望,需要全社會細心呵護和精心培養。泯滅人性的邪教組織卻把罪惡的黑手伸向天真可愛的兒童,他們誘騙兒童加入邪教,摧殘兒童心靈;他們影響家庭幸福和社會安定,污染兒童的生長生存環境;他們誘導兒童放棄學業,剝奪了兒童受教育權,剝奪兒童生命,踐踏兒童生存權,製造了一系列殘害少年兒童的惡性案件,對兒童的殘害真的是罄竹難書、擢發難數。

  心如毒蝎——“洋邪教”燒死毒死兒童

  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強調:兒童有權享受特別照料和協助。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確認“每個兒童均有固有的生命權”,“應最大限度地確保兒童的存活與發展”。當全世界都在精心呵護兒童成長的同時,“洋邪教”卻從未停止過對少年兒童的殘害。

  烏干達邪教“恢復上帝十戒運動”頭目不但要信徒對他們無條件信服,還要隨心所欲處置他們的生命,甚至通過“吃人”、喝兒童血以求“提神避禍”。2000年3月17日,在烏干達卡農古鎮的教堂中,組織首領基布維特爾聲稱聖母瑪利亞顯靈,組織530多名信徒徹夜狂歡,潑灑汽油,點燃大火進行“集體自焚”,包括78名兒童在內的所有信徒均被熊熊烈火活活燒死。隨後,警方在距卡農古大約60公里的卡舍尼村發現了153具該教被害信徒屍體,其中包括59名兒童。另在邪教頭目之一卡塔瑞巴波住宅的地下挖出了40具兒童屍體。累計被謀殺的信徒超過1000名,其中包括近200名天真無邪的兒童。

   

  1977年,“人民聖殿教”教主吉姆瓊斯在南美小國蓋亞那建立了“瓊斯鎮”。瓊斯對信徒實行嚴格的人身限制,並無償佔有信徒絕大多數勞動成果。1978年11月,部分信徒對瓊斯示威要求返回美國。當他們抵達附近凱土馬港機場時,遭到瓊斯率領的教徒襲擊,一名政府官員、3名記者和一名跟隨離開的信徒死亡,許多人受傷。蓋亞那地方軍警隨即派人圍剿“瓊斯鎮”,瓊斯自知罪責難逃,于11月18日下令所有追隨者喝下摻有氰化物的葡萄糖飲料集體自殺,最終造成914人死亡,其中包括276名兒童。那些拒絕自殺的人被強行灌下氰化物,或被槍殺或被勒死。

  心懷鬼胎——“法輪功”殺死掐死兒童

  從遠在大洋彼岸的美國“人民聖殿教”、非洲“恢復上帝十誡運動”,到近在鄰國的日本“奧姆真理教”,都把兒童作為被誘惑教唆、裹挾殘害的政治殉葬品。中國的“法輪功”也如出一轍,利用人類原本美好的親情、家庭的紐帶,用蠱惑、迷亂人心的歪理邪說毒害其信徒,進而影響他們的親朋和子女,使那些原本天真、快樂的孩子不但成為“法輪功”的人質,有的還被殘害了生命,葬送了美好前程。

  1999年12月16日晚,遼寧省遼河油田供水公司職工佟岩為了“圓滿”升天,殘忍地將年僅6歲的女兒徐澈用刀殺死在床上之後,身上沾滿血跡的佟岩又光腳跑到樓外,口中唸唸有詞:“升天,升天……”事後佟岩說:“我在練習法輪大法中感到,我修煉未成正果,為能超度徐澈,我感到機會來了,從廚房拿一把菜刀走進屋朝女兒頭部、臉部、脖子砍了幾刀,血濺到襯褲上,到樓下為徐澈超度”她還說:“當時有一個魔對我說,如你把女兒殺了就能修成佛。”一個曾經的賢妻良母,卻因修練“法輪功”而變成了“食子惡魔”。

 

  黑龍江省伊春市美溪區關淑雲,對“法輪功”達到癡迷程度。2002年4月22日,她不讓女兒戴楠去上學,並對周圍人說戴楠身上附上了“魔”,不除掉就會貽害無窮。小戴楠害怕地說:“我是戴楠啊,我不是魔,我是真正的人!”但關淑雲認定女兒身上附有魔,就掐戴楠的咽喉。當小戴楠無助的大喊和哀求“媽媽,媽媽,我是人呀,我不是什麼魔,我真的是戴楠”時,關淑雲告訴大家這又是魔在說話,於是又用力掐。小戴楠就這樣被喪心病狂的親生母親活活掐死。

  心狠手辣——“全能神”砍傷砸傷兒童

  邪教的本質是反科學、反人類、反社會、反政府,“全能神”也不例外。人一旦加入邪教,很容易被洗腦,變成愚民、暴民,喪失對生命的尊重和敬畏,視生命如草芥,濫殺無辜,甚至不惜殘害自己的親生骨肉。

  2012年12月14日7時許,河南省光山縣文殊鄉陳棚村完全小學發生慘案:36歲的文殊鄉鄒鵬村村民閔擁軍衝入這所小學,砍傷學生22名,群眾1名。隨後,在周邊村民的協助下,犯罪嫌疑人閔軍被文殊鄉派出所民警控制。據調查,閔擁軍是受到同村一名60多歲“全能神”女信徒的影響,相信“全能神”鼓吹的“世界末日說”,才闖入校園進行犯罪。這起極為殘忍、毫無人性的一幕,震驚世人,發人深思。

 

  萬成彥是“全能神”信徒,江蘇省沭陽縣紮下鎮人。1996年2月21日,萬成彥在“全能神”的書上看到這樣的內容:只有向“全能的神”獻上“寶血”,才能洗清自己“身上的罪惡”,才能“拯救世上萬人”。窮兇惡極的她想到了自己8歲的兒子王某,趁著夜深人靜,萬成彥掄起斧頭砸向了兒子的頭部,並把兒子平放在用竹桿和洗衣板捆成的“十字架”上,更為慘不忍睹的是,萬成彥用長鐵釘將兒子手臂水準分開釘在了“十字架”上,還將一根長長的釘子釘進了兒子王某的腦袋堙C

  心圖邪淫——“血水聖靈”迷惑誘惑兒童

  口是心非,言不由衷,陽奉陰違,瞞天過海,說一套做一套,是邪教引誘人們上鉤入套的慣用伎倆。可嘆可悲的是,邪教連天真爛漫、純潔無邪的兒童也不放過。

  “血水聖靈”教主左坤把邪教組織裝扮成家庭組合形式,在教內以家長自居,要求信徒稱其為“老爸”“大大的老爸”,以虛假的“父愛”欺騙信徒感情。左坤曾在強調如何發展青少年教徒時指出:要從遠處著想、從近處培養,把高校和中學群體作為著重發展力量,要利用幼師不斷向幼兒灌輸理論,培養後備力量。他們注重向大中專院校學生“傳福音”,專門設立“青少年培訓點”,利用歌舞詩會、旅遊會餐等誘惑青少年加入,還給年輕教徒“拉婚配”、出資舉辦婚禮。在左坤的蠱惑下,成百上千青少年“神兒女”加入,令人觸目驚心的是,新入教會人員中還有剛上小學的7歲小孩。

 

  圖為被“血水聖靈”毒害的青少年在向左坤“表忠心”。

  2014年,內蒙古警方在“血水聖靈”一次集會中發現,青少年比例高達30%,最小教徒9歲。第一“副帶領”28歲,河南區“總帶領”年僅19歲。一個個豆蔻年華,本應在學校接受良好教育的青少年兒童,卻被邪教組織帶入深不可測的泥潭。

  “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少年強則國強……”少年兒童是社會的未來和希望,被譽為“祖國的花朵”。這些“花朵”本應該被呵護和珍視,而無孔不入的邪教卻將可怕的魔爪伸向了少年兒童,使許多少年兒童失去了童年的歡樂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這些觸目驚心的例子警醒我們:邪教是社會的毒瘤,我們真心憧憬兒童的世界堥S有邪教,為了少年兒童的健康成長,不受邪教組織的侵害,讓我們攜起手來共同遠離邪教、抵制邪教,反對邪教、剷除邪教,為天下所有兒童創造一個健康向上、溫馨和諧的生活環境。

(責任編輯:徐虎)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於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