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8

南韓攝理教教主鄭明析的邪惡

發佈日期:2018年04月04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Peter Daley 常玉強(翻譯)
[列印本頁]【字體大小:

  【核心提示】南韓線上雜誌《南韓曝光》2月26日發表美國國際邪教組織研究會委員彼得.戴利(Peter Daley)的文章《南韓攝理教教主鄭明析的邪惡》,對民眾發出遠離邪教“攝理教”的警告。

 

  攝理教教主鄭明析

   也許是上帝的安排,發表這篇有關南韓邪教攝理教教主鄭明析文章的時候,正逢南韓國內反性騷擾運動“MeToo(我也是)”愈演愈烈之際。

    2007年,南韓邪教攝理教教主鄭明析因犯強姦等罪名被判十年刑期。2018年2月18日,鄭明析刑滿被釋放出獄。攝理教又名耶穌晨星教會(Jesus Morning Star,縮寫作JMS)。攝理教聲稱在全球擁有12萬的信眾,在教主鄭明析被關押的十年期間堙A攝理教非但沒有消失,相反卻在全世界範圍不斷擴張,信眾對於“遭受迫害”的邪教頭目鄭明析的崇拜更加狂熱。而攝理教的週邊組織往往通過偽善包裝,幾度變身,引誘那些身材高挑、漂亮、有魅力的年輕女性,攝理教的招募者繼續蠱惑那些潛在的被招募女性,宣稱鄭明析是上帝的化身。

 

  社會評論家、前攝理教成員紛紛擔心,72歲的鄭明析出獄後仍舊會對那些被誘騙的年輕女性構成威脅。南韓釜山教育大學神學教授Tark Ji-il、被謀殺的邪教評論員Tark Myeong-hwan的兒子錶示:“因為鄭明析領導的攝理教的核心教義就是性侵,(注:“攝理教”將鄭明析描述成“救世主”,鼓吹墮落的人,特別是那些與惡人發生過性關係的女子,可以通過與教主發生性關係洗脫罪責,並將此稱之為“愛的教育”。)”因此鄭明析出獄後惡性難改,鄭明析對外可以狡辯稱,性侵可能不是他自己的選擇,而是上帝的安排,所以他會繼續以“教義”的名義來滿足他對性慾的渴望。

  鄭明析的釋放與南韓國內的反性侵運動爆發的時機巧合,也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合適的機會來深析南韓攝理教的發展歷程和蠱惑手段。我們都知道“不論做什麼事,只有事先有準備,才有可能得到成功。”而南韓攝理教對於那些潛在的引誘目標,也是進行了充分的準備工作。

 

  南韓國內的邪教並非僅僅只有攝理教一家,但攝理教的特殊性在於它的邪教頭目因性侵被判有罪,而該邪教組織的職能就是滿足邪教頭目性暴力的慾望。許多邪教組織都存在性侵的情況,但我還從沒聽說過,像攝理教這樣一門心思地對女性蠱惑和灌輸教義,讓她們心甘情願“獻身”于教主鄭明析,如果這些手段不管用,就會將這些女性置於易受侵害的環境後,實施強暴,而這些受害女性很容易因為害怕而對被性侵保持沉默。

  就像許多邪教頭目自稱“彌賽亞”(注:彌賽亞(天主教譯作默西亞,英語:Messiah),是個聖經詞語,與希臘語詞基督是一個意思,在希伯來語中最初的意思是受膏者,指的是上帝所選中的人,具有特殊的權力)一樣,早期接觸參與“彌賽亞”運動,為鄭明析成為攝理教的頭目搭建了平臺,對於鄭明析來說,在文鮮明的“統一教”(又稱“月亮”)媥嵽藿L講師,統一教的教義為他今後個人發展提供了模板。在統一教會呆了幾年後,鄭錫明離開統一教,在1978年成立了攝理教。

 

  統一教教主文鮮明

  從本質上看,攝理教就是一個縮小版的統一教,攝理教的教義與統一教一樣,教義都稱教會領導人是再世彌賽亞,集體婚姻、數量龐大的臨時週邊團體。攝理教教義中關於鼓吹女信徒若與無罪的再世彌賽亞性交,就能得到凈化的理論,可以追溯到統一教的教義以及一些早期的南韓基督教團,比如彌撒亞牧師Baek Moon Kim領導的基督團體。這些邪教教義內容在已故的專門研究異端和邪教的基督教宗教家沃特.馬丁(Walter Martin)所著《邪教的王國》中有詳細記載,該書詳細探討了包括統一教會在內的各種邪教的發展歷史和教義。

  1999年,南韓SBS電視臺爆出鄭明析因強姦被指控的消息後第二天,醜聞纏身的鄭明析就潛逃出國。據南韓警方稱,2001年,檢方對鄭明析正式提起刑事起訴,國際刑警組織于2004年1月對鄭明析發出紅色通緝令。在鄭明析潛逃期間,有多名台灣和日本的受害女性向警方報案,而攝理教一名高層也迫於壓力出逃。

  “EXODUS”組織,是一個由攝理教前信徒組成而反對攝理教的民間團體組織,該組織旨在幫助那些遭受攝理教侵害的信眾,認清攝理教的邪惡,協助警方追蹤抓捕逃犯鄭明析。2001年,Exodus成員在接受台灣英文《中國郵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遭遇攝理教鄭明析侵害的女性人數可能超過500余人。2006年,一名前攝理教成員接受日本《朝日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截止2002年,日本國內遭受攝理教侵害的的女性人數就有100多人。2001年,前攝理教成員表示在台灣也有不少的受害者。

 

  “EXODUS”網站

  2003年,“Exodus”團體協助中國香港移民局官員抓獲了潛藏在港的鄭明析,就在南韓政府準備向香港請求引渡鄭明析前夕,涉嫌非法居留的鄭明析被保釋,再次潛逃。而出於報復,狂熱的攝理教信眾竟然用鋼管襲擊了Exodus創始人金道玄年邁的父親。

  2007年,鄭明析在中國被捕,並被引渡回南韓。因不滿南韓媒體的報道,幾名攝理教信眾闖入南韓《東亞日報》社,毆打報社工作人員。最終,鄭明析因被控強姦四名女性,被判6年有期徒刑,後受害人不滿判處結果上訴,鄭明析被改判有期徒刑十年。

  鄭明析在1984年首次出版的個人著作《聖經寓言:教材》中就這樣寫到:“理想的人類社會”應該與蜜蜂生活的蜂房一樣,每只蜜蜂與蜂後就像情人關係一樣,可以進行交配,而且交配次數頻繁,如果叛逃就是自尋死路。攝理教對外,有時也會用自己的官方稱謂,即“基督教福音宣教會”,宣稱就是要創造和維繫這樣的一個社會關係。

  根據前攝理教信眾和受害者的證詞內容,鄭明析領導的攝理教有著嚴密、層次分明的組織結構,攝理教往往會在教會網站及社交媒體上發佈廣告,通過教會的週邊團體舞蹈學校、模特學校和體育團體等作為“掩護”,引誘招募年輕女性。為了獲取這些被招募年輕女性的信任,這些團體會為她們創造一個所謂的“安全”環境,而負責招募的週邊團體往往都由女性擔任負責人。其中的聖經學習就成為他們一個合適的切入點,有時這些團體會對外自稱是“女性聖經學習班”。

  一旦被招募女性成員開始接觸聖經學習,教會培訓人員就會向她們灌輸與上帝“彌賽亞”發生性行為的教義,在基督教舊約中,這種上帝與信眾的關係就如同主仆關係。而新約中,上帝與信眾關係就如同父子關係。而鄭明析自稱自己是最後階段救恩(即成約)的完成者,在這一階段就是將上帝與信眾的關係演變發展成戀人關係。

  “Exodus”組織稱,鄭明析逃亡期間,教會內部高層人員還會向鄭明析發送穿著比基尼泳裝的年輕女性信眾的照片,同時還會附上相應的三圍、身高及聯繫方式。而鄭明析會從中挑選物色,與中意的女信眾會面。

  根據日本、台灣受害者的證詞,她們與鄭明析見面後,鄭明析會以健康檢查為由,要求她們脫光衣服,而鄭明析的保鏢和癡迷信眾則會呆在旁邊的房間堙C而這些女性受害者只能身處孤立無助的境地。

 

  前攝理教成員Liz

  就在鄭明析服刑期間,攝理教繼續對女性信眾進行威逼恐嚇,前攝理教成員Liz曾經到監獄去探監鄭明析,2014年在接受澳大利亞電視臺採訪時表示,她時常會萌生自殺的念頭,我所能描述的就是被強暴,儘管這不是肉體上的,但卻是對我是精神上的傷害,這種傷害是是衝動情緒化的,是精神上的強暴。我的督導牧長告訴我,要寫信給鄭明析,就像對待自己的丈夫一樣,或者說是對待自己的愛人,而鄭明析也會以同樣的方式回信給我。我們彼此之間的通信有些文字內容十分露骨。例如,鄭會對我說,裸體的女人更有魅力。他說我皙白的皮膚讓他有衝動感。

  雖然鄭明析的惡行以及逃亡之路都有確鑿的證據,但鄭明析的癡迷信眾仍不遺餘力想抹掉這些罪證事實。而其中攝理教的維基百科頁面就成為雙方輿論戰的一部分,包括澳大利亞稅務局律師在內的多名人員對攝理教維基百科頁面內容逐步進行修改,揭露鄭明析的惡行。但是自2015年8月至2016年4月期間,數十名攝理教信眾取得頁面編輯資格後,原來澳洲稅務局律師的賬戶就被禁止進入維基百科頁面。對攝理教頁面內容進行清理變得十分困難。而當攝理教維基頁面變成教會自己的網站後,教會信徒登錄卻毫無障礙,近年來,攝理教的信眾數量增長迅速。

  此外,還有一個名為“Providence News”的網站,網站聲稱它的文章都詳述了鄭明析醜聞背後的“真相”,鄭明析遭遇不公正的定罪,那些受害者和批評家都有人格缺陷。而其中幾篇文章據稱是獨立記者撰文。

 

  “Providence News”的網站

  如果這些被吹噓的獨立文章確係由獨立人士撰寫,那麼他們的觀點很容易與攝理教對外宣揚的鄭明析假像所吻合,而不利於攝理教,會引起社會各界批判攝理教的內容卻避而不談。例如,這些獨立人士的文章不會談及1998年在南韓首爾奧林匹克公園內,鄭明析站在講臺上進行布道演講,鄭明析公開讚美希特勒和納粹對猶太人的大屠殺。鄭明析稱:“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這也就是為什麼希特勒要在毒氣室內殺死600萬猶太人的原因,並從他們屍體奡ㄦ瓞窾うo。如果你不覺得這是件豐功偉績,你就不要跟我談什麼救贖了。”

  2015年初,也就是在我首次將一名前攝理教成員提供的鄭明析布道演講的完整版文稿副本發表在網上的十多年後,一名亞利桑那大學的研究生,我確信她是一名攝理教信徒,代表攝理教對我提起了布道演講的版權訴訟,質疑我報道援引文章的真實性。2016年,攝理教新聞發言人兼對外聯絡事務部主任崔哲煥牧師在接受英國小報《每日郵報》記者採訪時,否認鄭明析有過相關支援納粹大屠殺的言論。

  近年來,對於攝理教鄭明析的個人崇拜的勢頭愈演愈烈,攝理教會堅稱鄭明析是無辜的。根據攝理教對外宣揚的“天堂啟示錄”以及我所了解的,攝理教高層在內部宣稱對於鄭明析的指控、有罪判決、媒體批評報道背後是撒旦魔鬼在作祟。澳大利亞邪教回歸人員利茲和其他前攝理教信眾告訴我稱,就在鄭明析監獄服刑期間,主要由女性信眾組成的團體會定期探監鄭明析,而攝理教會內部的布道也要求信眾對教主鄭明析絕對服從,並宣稱鄭明析是“再世彌撒亞”。

  在出獄後的幾個小時堙A鄭明析回到了自己的出生地,南韓忠清南道錦山郡月明洞,由於位置僻靜隱秘,這裡也成為攝理教這個神秘邪教理想的大本營。

  據媒體報道,在南韓國內有40多所高校及京畿道的20所高中內,發現據稱是攝理教的週邊團體在校內學生開展煽動性的演講活動,而這正是攝理教在全球範圍內積極活動的一個縮影。2006年,包括《日本時報》在內的多家日本媒體報道了攝理教在大學中活動傳教的情況,而美國、澳大利亞、紐西蘭、台灣的校園也頻繁發現攝理教傳教活動。

  攝理教前成員表示,馬來西亞和台灣是除南韓以外擁有最多信眾人數的兩個地方,據估計,這兩個地方每個地方都有信眾1000余人。而在美國,攝理教的主要活動地在休斯敦、加州、夏威夷和紐約,信眾人數加起來可能至少有1000多人,具體數字很難認定。攝理教網站、臉書專頁顯示和前攝理教信眾證實,攝理教還在加拿大、英國、南非、法國、德國、荷蘭、越南、中國、蒙古、菲律賓和新加坡設有辦事機構。

  為了壓倒外界的反對聲浪,攝理教會頻繁對批評者提起刑事訴訟,我作為一名十多年來一直關注攝理教的邪教問題研究專家,也有過一些類似的奇怪的經歷。2012年,我在一次新聞記者招待會上分享了前攝理教成員提供的一段揭露鄭明析醜行的視頻,視頻中,七名身份不詳的裸體女性在向鄭明析高聲示愛。三年後,攝理教會的蔡楚煥牧師給我發了好幾條短信表示,自稱是視頻中的7名女性以惡意誹謗、傳播淫穢色情資料以及令人奇怪的版權侵權罪名對我提起刑事訴訟。讓我吃驚的是,從她們起訴舉動來看,很顯然這段視頻的內容是真實的。

  在接受了一次奇怪的警方詢問之後,處理此案的南韓首爾龍山警局警官建議檢方撤銷指控。但檢方並未遵從警方的建議。2015年12月,我被通知參加法庭庭外和解,會上檢方向我通報了一份攝理教的文件,該文件稱只要我公開道歉,並關閉個人網站,承諾今後不再討論批評攝理教,攝理教就會撤銷對我的指控。

  我當場予以拒絕。兩個月後,檢方放棄了對我的刑事指控,認為我的行為是為了維護社會公共利益,不構成違法。當時,攝理教的崔牧師又給我發了一條短信,稱他們會繼續對我提起刑事指控,直至讓我鋃鐺入獄。2017年1月,攝理教對我又發起另一宗誹謗起訴,不過在檢察官調查之後,這一起訴申請也被檢方駁回。

  雖然鄭明析現在已經出獄了,但作為一名被定罪的性犯罪者,他也會被限制活動。他需要佩戴7年的跟蹤定位腳鍊。然而,我認為這種腳鍊更適合那些沒有成千上萬信眾的單人犯罪,腳鍊的存在至少可以提醒我們要警惕鄭明析的邪教理論蠱惑,但卻不能阻止鄭明析對於追隨他的信眾的傷害。

  作者簡介:

 

  Peter Daley目前在南韓首爾一所女子大學教英語,自2003年起一直在他的個人網站(www.jmscult.com)上跟蹤觀察攝理教和其他南韓邪教。他是美國國際邪教組織研究會成員,也多次出席參加邪教問題國際研討會,介紹美國、南韓邪教活動現狀。

(責任編輯:辛木)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於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