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8

如此“圓滿”讓我不再信李洪志的鬼話

發佈日期:2018年03月16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劉志斌
[列印本頁]【字體大小:

  快過年了,鄰居家老太太思念女兒的哭泣聲,更加頻繁、更加淒涼。2015年6月28日,年輕貌美的吳井軍、老太太的唯一女兒、我的好友永遠閉上了眼睛。快3年了,殯儀館堙A白髮人送黑髮人,催人淚下的場景仍然歷歷在目。吳井軍到底是去世了還是“圓滿”了?當時我真的很疑惑。

  我叫何美菊,南昌市青山湖區人,今年58歲,是原江西省外貿廳下屬單位的退休職工。我與吳井軍是鄰居,又是同事。作為老大姐,我看著她參加工作、結婚生子。

  吳井軍出生於1970年,1992年大學畢業後,分配到我們單位財務科工作,工作成績突出,20多歲便成為單位最年輕的財務科長。

  因身體不太好,受一位老大姐的蠱惑,1998年開始練習“法輪功”。2006年,我得了乳腺癌,雖然手術很成功,但身體一直不好。吳井軍就建議一起練習“法輪功”,說可以治病健身,她自己練習“法輪功”多年,從來沒有去過醫院。我信以為真,就跟著她一起練習,成為“功友”。

  吳井軍對“法輪功”的專注,對師父李洪志的崇拜與忠誠,真是嘆為觀止,令人佩服,在南昌的“法輪功”“功友”中很有名氣。

  1999年,國家取締“法輪功”後,吳井軍仍然我行我素,無視國家法律規定。

  那時我想,吳井軍如此深愛“法輪功”,為弘法付出了那麼多,把整個身心都獻給了師父,如果她都不能圓滿,那麼地球上沒有第二個弟子可以實現圓滿。

  2014年10月1日也就是國慶日,淩晨1點多鐘,吳井軍令其丈夫開車,偷偷地跑到青山湖大道上,自己拿著噴槍,把黑色墨汁噴塗到街道兩旁懸挂的國旗上,影響非常惡劣,引發周邊人民群眾的強烈不滿和憤慨。公安機關迅速偵破此案,並將吳井軍夫妻倆抓獲歸案。考慮到吳井軍家堨u剩下讀小學的女兒和癱瘓在床上的老人,公安機關依法對其丈夫取保候審。司法機關擬以侮辱國旗罪起訴吳井軍,但送到醫院體檢時發現,其子宮上有個瘤,就勸她到醫院治療,同時辦了因病取保候審。

  吳井軍取保後不久,開始感覺肚子不適,其丈夫張某、周圍的親朋好友都勸她到醫院檢查治療,均被吳頂了回去,並反駁說,“如果到醫院,把業力壓回去了,不僅治不好病,還會加重病情。”

  2015年4月,吳井軍病情加重,肚子腫脹嚴重,走路需人摻扶,其家人強烈要求她到醫院治療。我看到她痛得冒汗,渾身打顫還堅持打坐,實在看不下去了,也多次勸其到醫院看一下,可都被嚴詞拒絕,還說她對師父那麼忠誠、那麼熱愛,師父的法身一定會保護她的。

  2015年6月26日,吳井軍病情進一步惡化,其弟強行將其送到南昌市腫瘤醫院,可為時晚矣,兩天后的淩晨5點,年僅45歲的好姐妹吳井軍停止了呼吸。

  我長期跟著吳井軍練習“法輪功”,陪她聽師父“講法”,交流修煉心得。吳井軍因病不能走動後,我更是經常去看望,一直把她送進殯儀館。

  直到吳井軍去世,我都沒有看到師父對圓滿的描述 “大法弟子不管要不要身體,都帶著身體飛上天,不要身體的在空中虹化掉,然後飛走”,只看到她對活在人間的無限渴望,卻無奈地離去,只看到她躺在病床上的慈祥老母的無限悲傷、深愛她的丈夫的無限悲苦、日夜思念媽媽僅十余歲女兒的無限悲慟。我一直不敢面對現實,因為我不敢相信、不願相信:這麼全身心修煉、這麼忠於師父、這麼受到師父表揚的優秀大法弟子,竟得不到師父法身的保護,不能實現圓滿而被病魔殘忍地奪取了年輕的生命,而且走得是那麼痛苦、那麼悲涼。

  痛定思痛,今天,我要向所有善良的人們說:不要相信“法輪功”,不要相信李洪志騙人鬼話。

 

吳井軍生前照片

(責任編輯:徐虎)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於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