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8

誤入“全能神”的大學生重新回歸校園

發佈日期:2018年03月09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米樂
[列印本頁]【字體大小:

  他叫小新,是在“全能神”組織中的靈名,21歲,從福建考到北京體育大學的一名學生。因為他的母親是一名“全能神”信徒,小新的腦子中也有了“女基督是獨一真神”的概念,致使他來到新的環境遇到幾番挫折後把“全能神”當成釋放口,最終導致被邪教組織利用而觸犯法律。 

   從龍岩市考進北京體育大學

  小新原是福建省龍岩市一所重點中學的學生,他從小身體弱,得過“乙肝小三陽”,但是他的座右銘是“我命在我不在天”,雖然身材不高,卻特別注重體育鍛鍊,從小就把爬山當成一種樂趣,腿腳利索跑得快成為他的專長。2013年在高考中,他以田徑跳遠獲得省第一名,各科總650分的好成績考入了北京體育大學,完成了他的人生第一大心願。到了這裡,他的眼界更加開闊,多少個為國爭光的體育健兒都是來自這個學校,因此加入國家田徑隊也成了他又一個新的目標。誰知道事與願違,這裡強手蕓蕓,幾次努力他都沒有被選入,心情不免些許失落。家鄉高中時的初戀女友幾次問他,“畢業後還回不回福建?”小新沒有給出確定答案,女友提出分手後,小新的心塈韞[煩躁。于2014年9月他到校外遊逛,遇到一個自稱“楊濤”的“全能神”人員以基督教名義拉小新參加聚會,心堨9赤漱p新半推半就的跟著來到海澱區樹村的一個“全能神”接待家。 

  在“全能神”邪教尋找慰藉 

  楊濤把他帶到的接待家埵郎酗@名女大學生和一對夫妻在等候。這三個人看到小新來非常熱情,又是沏茶倒水又是拿水果、乾果,還一個勁的噓寒問暖。小新來到北京讀書後還從沒有遇到過有人對他如此熱情照顧,他被這幾個人所感動,好像遇到了久違的親人,他把和女朋友如何分手,如何沒有被國家田徑隊錄取的苦惱一股腦都講給他們聽,他們聽著、安慰著,還說“只有信真神才能脫離人世間煩惱”。楊濤主講,女大學生旁邊“見證”,兩個人配合的很默契。這又勾起了小新的好奇心,他認為他們口才真好,如果自己通過信神也能變成這麼好的口才也是好事。這期間楊濤囑咐小新“不要把參加聚會的事向外透漏”,並給他起名小新,要求兄弟姐妹之間不能相互打聽個人資訊,並告訴他下周定時參加聚會。小新雖然感覺這些人有點神秘兮兮,但從心媮椄O樂於跟他們接觸。從此他在“全能神”組織中越陷越深。 

  他把命運交給“全能神”

  每週的聚會接待家不斷的改變,接觸的人員也越來越多,由於小新的天資聰明,年輕,學歷高,文筆好,反應快,記憶力、復述力和活動能力較強,且對電腦熟練,在“全能神”中很快由一名普通的信徒晉陞為小組長兼任觀察哨,又成為澆灌執事,文字組輔導員,在一次內部選舉中他又成為教會帶領。這時的小新仿佛在“全能神”組織中充分找到了人生價值,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使他很舒服。他那“我命在我不在天”的座右銘也變成“我命在天不在我”,“神是第一位的,國度時代已經來臨,作工即將結束,不信女基督的人即將被淘汰。”“凡事向神禱告,神會帶領你,神給你安排的都是好的……”小新逐漸疏遠同學、老師,疏遠學校、圖書館、體育場,更多的是願意和“全能神”的兄弟姐妹“交通聚會”,去執行“上面的工作安排”,他想著,既然神安排了一切,就沒有必要去為自己的人生未來去拼搏,只要順服神,多盡本分,等到世界大同時,就會和神共用權柄和殊榮。在接受了“全能神”的所謂“神話”後,他把沒進入國家田徑隊、和女朋友分手都當成是“神的安排”,包括自己通過努力考上大學也變成了“神的安排”,以後再遇到不開心的事就認為是“神的試煉”……直到有一天,他在參加“全能神”的聚會中被抓而身陷囹圄,他還當做是“對神真信假信的試煉”。 

  反邪志願者對症幫教

  學校老師得知小新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罪被羈押十分吃驚,他們有關部門伸出援助之手,要幫助小新脫離邪教組織,恢復一個正常大學生的精神面貌。 

  反邪教志願者全面分析了小新的情況,他來自福建農村,從小受到父母鬼神思想影響,相信“全能神”的“神造人”、“災難論”、“神安排論”等邪說,可他又是在校大學生,受到過辯證唯物主義教育。志願者結合他從福建考到北京上大學和他曾經拿過福建省田徑比賽跳遠第一名的事,給他進行唯心與唯物思想對比,使他明白人只有自己付出努力,才可以達到設定的可實現的目標,而不能依賴外界超自然現象。小新通過啟發,他幡然醒悟,明白了唯物思想會使人更積極向上,努力付出而完成自己的目標;唯心思想會更容易導致消極,聽天命,順其自然。志願者不斷引導他對走入“全能神”前後的思想進行對比,他才一點點發現自己雖然才21歲,已經缺少了年輕人拼搏向上的氣息,“已經變成一個沒開鋒的鈍器”,即使考研這個事,別人都在抓緊時間到圖書館學習,他卻一個人躲起來想學多少算多少,認為“考取了是神的安排,考不上也是神的安排”。他再次給自己得出結論,“如果我再相信下去,我將會變成一個任全能神擺布的木偶人。” 又通過講解所謂的“女基督”是被趙維山等包裝出來的,她也是個普通人。小新再次恍然大悟,原來自己跪拜的是愛財如命,也要得到美國庇護才能生存下來的兩個反社會、反政府的普通人。再通過宗教與邪教的對比,小新認識到“全能神”是徹徹底底的邪教。他為當初把這次被抓當做“全能神”對自己的“試煉”感到更加懊悔,如果不是社會、學校伸出援助之手,自己差一點替邪教付出青春、學業與自由去換取那虛無的“和神共用殊榮的世界”。 

  他重新回歸大學校園

  通過不斷的反思,小新痛定思痛,明白了正是由於自己過去學習成績好,來到大環境後遇到挫折、坎坷不知道如何處理,心理承受低又找不到正當疏解途徑;還因為“三觀”樹立的不牢固,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的馬哲理論學習只是為了應付考試,對法律、國家大事不關心,導致迷信思想氾濫,正是種種原因年輕人的功利心又被邪教組織抓住利用,他要做到查缺補漏,在哪跌倒在哪爬起來,以後要做到遠離邪教,遠離迷信。回歸校園後,小新通過自己的努力和老師、同學的幫助,很快恢復了年輕人積極向上的精神面貌,在北京體育大學的教室、圖書館、體育場上又活躍起這個學生的身影。 

  注:為了最大限度保護當事人的利益,能夠安心完成學業,其真名實姓未在文章中體現。     

(責任編輯:徐虎)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於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