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8

女性邪教受害者如是說

發佈日期:2018年03月08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無邪君
[列印本頁]【字體大小:

 

  編者按:邪教殘害生命、侵犯人權、危害社會,女性受害尤深。有關調查表明,全球約百分之七十的邪教組織成員為女性。現收集了一批中外女性邪教受害者的資料,看看她們脫離邪教後是如何說的。

  “法輪功”天安門集體自焚參與者:請遠離邪教“法輪功”

  郝慧君、陳果母女是2001年1月23日“法輪功”天安門集體自焚事件的主要參與者,母女二人被燒成重傷,落下終身殘疾,面目全非,慘不忍睹。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陳果說:“燒傷之後,那時候很痛苦地意識到‘法輪功’是邪教。燒傷成這樣,我心堳傿h苦,身體和心理上都承受著這種壓力,開始後悔了。‘法輪功’把我害成這個樣子,我已經沒有正常人的生活了,我痛恨‘法輪功’。”郝慧君說:“我想借此機會告誡加拿大和美國的練習者不要再練法輪功了,我建議他們停止練習法淪功並且離開它。”

 

  郝慧君母女

  招遠麥當勞殺人案兇犯:邪教“全能神”把我變成殺人犯

  2014年5月28日,山東省招遠市麥當勞餐廳發生一起血案。因向受害人吳某索要電話號碼遭拒絕,6名邪教全能神人員將其活活打死。涉案兇犯呂迎春在懺悔材料中寫道:“我當初信邪教‘全能神’本來是想讓自己變得更好,讓別人喜歡我,沒想到走上邪道後,我求升反墮,成了殘害生命、危害社會的殺人罪犯”。另一名罪犯張航寫道:“長期浸泡在‘全能神’的歪理邪說中,我變得越發自私、冷漠。”

 

 招遠麥當勞餐廳邪教殺人案庭審現場

逃離邪教“上帝之子”的朱麗安娜?布赫姐妹:身心兩傷,不堪回首

  2012年,世界上第一位騎自行車完成環球旅行的女性朱麗安娜?布赫靈出版回憶錄,透露了她在邪教組織“上帝之子”的悲慘歲月。在逃離邪教組織後,布赫靈與兩位姐姐一起出版了回憶錄《不能沒有我的姐妹》,揭露“上帝之子”的黑暗內幕。書中披露,該邪教成員不允許看書或者看報,也不允許收聽來自外界的廣播節目。而封鎖資訊,封閉環境,這就是邪教搞精神控制的套路!朱麗安娜?布赫本人自11歲起,就被迫與與成年男性發生性行為,並遭到體罰。女性邪教成員多數淪為性奴。也許換做別人,不會扒開自己的傷疤讓別人看,但布赫靈雖然深感痛苦往事不堪回首,但為了警示世人,她和姐妹們不願意沉默遮羞,而是勇敢地直面當年那段精神與肉體雙重摧殘的悲慘歲月,用自己的經歷勸誡世人警惕邪教。

 

  朱麗安娜·布赫靈

  利厄?雷米尼:退出科學教,我自由了

  2015年11月,美國好萊塢影星利厄?雷米尼揭露科學教內幕的個人回憶錄新著《麻煩製造者——好萊塢及科學教的生存》正式發行。書中首次詳細披露了其在科學教成長以及她在好萊塢成名的經歷。雷米尼打小受媽媽和姐姐的影響,接觸到了科學教。因為夢想成為一名演員,最終雷米尼來到了洛杉磯,而她的生活也逐漸與科學教相互交織在一起。但當她開始質疑有關科學教的某些活動時,她發現自己成了科學教的靶子。被脅迫接受三個月的非法審問和“行為矯正”,直到她同意撤銷對於教首密斯凱維基的不滿抗議。這種人身限制和精神傷害還不是免費的,為這三個月非人的“矯正治療”,雷米尼竟然支付了30萬美金的費用。2013年,雷米尼退出頗具爭議的組織“科學神教”(她已經加入此教派30年),退教後雷米尼一直遭到科學教派成員的騷擾和恐嚇。雷米尼頂住了壓力,她告訴讀者,“退出科學教,我自由了”。為了自己,為了家庭,她有權利尋找情感和精神的自由。利厄?雷米尼的經歷告訴人們,擺脫邪教,爭取新生,需要勇氣和堅持。

 

  利厄·雷米尼

  納塔利婭?梅莉尼科:“法輪功”不是什麼無害的保健操

  據“烏克蘭邪教資訊網”報道,納塔利婭?梅莉尼科等三名烏克蘭婦女在該網站控訴“法輪功”,稱“法輪功”並不是什麼和平的、對誰都無害的保健操。梅莉尼科是“法輪功”媒體的出版成員,她做隆胸手術後出現不良狀況,需要重新手術,換掉已破裂的填充物。她的功友竟然阻止她手術,教她“發正念”治療:“一個女學員對我說:當你達到開悟的境界的時候,你就可以用雙手把它們從乳房堥出來了。我不能去治病,只能作‘冥想打坐以消除惡疾’。”好在梅莉尼科的丈夫硬拉著她去醫院。醒悟後的梅莉尼科想想都後怕,她表示:“醫生對我說,你只要稍微再來晚點,就會出現很嚴重的健康問題。他們給我作了手術,換了胸部的植入體,一切都很順利,謝天謝地,一切都很好了。我於是醒悟了,這對我而言可不是兒戲。”熟悉“法輪功”的人都應該知道,“一個女學員”的話全是從李洪志的歪理邪說那兒來的。“法輪功”鼓吹拒醫拒藥,到哪兒都誤病害人。

  薩布麗娜?泰茲納:有意脫離邪教,報警解救孩子

  據天主教新聞網(Catholic.org)2015年4月8日報道,在最終獲得孩子的監護權後,原摩門教基要派女信徒薩布麗娜?泰茲納(Sabrina Broadbent Tetzner)從她原居住的猶他州社區帶走孩子時,受到該邪教數百名信徒組成的“人晼赤擾,不讓她接近自己孩子,強行將孩子留在邪教。雙方對峙七個小時後警方介入。報道說,當時大約有600名基要派信徒包圍了泰茲納,直到第二天早上。泰茲納不敢下車,決定求助警方解救自己的孩子。治安官的助手們不得不簽發搜查令,將孩子們從他們的姨媽家領走與母親團聚。警方將泰茲納母子一直護送到她位於北猶他那州的家中,但信徒一路跟隨過去。泰茲納是幸運的,她最終認清了邪教摩門教基要派的真面目,報警後成功得到了警方救助。這個案件告訴我們,邪教這條賊船,“上船容易下船難”。如果遇上無法擺脫的情況,一定要向警方求助,向法律求援。

  安娜貝爾?福斯特:母親成邪教主性侵害幫兇

  據英國《每日郵報》2015年9月21日報道,英國威爾士女子安娜貝爾?福斯特(Annabelle Forest)日前出版回憶錄,自曝從兒時起,其加入邪教的母親就強迫她與男性發生性行為。福斯特稱,她7歲時,就被迫觀看邪教首領科林?巴特利(Colin Batley)與其母親傑奎琳?馬琳(Jacqueline Marling)發生關係。11歲時,福斯特被巴特利強姦兩次。3年後,她開始與母親一起參加邪教的群體性行為。邪教之不知羞恥,由此可見一斑。那之後,她開始被迫成為妓女,幫助巴特利的邪教教堂籌集資金。到18歲時,她已接客近2000人。顯然,邪教主和母親把福斯特當成“肉體搖錢樹”了。福斯特在書中稱,巴特利與母親讓自己相信,通過與其他人發生性行為,可以愉悅神明。真是荒唐無恥,明明是淫亂不堪,卻要找出奇葩的理由。都說“虎毒不食子”,可入了邪教的母親早已喪失了人性,連自己的親閨女都要坑害。可見邪教之毒遠勝虎啊!福斯特透露,18歲生下巴特利的孩子後,她趁夜逃離,此後再也未看到母親和巴特利,直到2011年兩人被判刑。福斯特說:“沒有什麼像母親和那個男人給我的傷害那樣深。我母親是個邪惡女人,我永遠不會原諒她。”福斯特現在住在北英格蘭,她希望自己的恐怖童年經歷能幫助其他孩子。

  米歇爾?法伊弗:邪教鼓吹不吃飯“依靠光生活”

  據《英國每日電訊》報道,55歲的美國著名電影女演員米歇爾?法伊弗在接受採訪時透露自己20歲時初到好萊塢,曾受蠱惑加入一“食氣”邪教組織,其信徒宣揚“食氣”或“依靠光生活”的理念,聲稱人類可以不依靠食物,僅從陽光中便能得到營養供給,吸收自然能量,只依靠空氣和水生活。據《Seattle Globalist》透露,至少有4人因嘗試依靠光生活而不幸喪生。可見,邪教對生命的戕害。米歇爾回憶,“當初與一對控制欲極強的夫婦來往,他們相信食氣主義,並要求我節食。我先是被要求素食節食,只吃水果來保持身材苗條,漸漸地,他們便要求我開始食氣。我雖不與他們同住,但依他們的要求經常去那兒,且每次都支付一定的費用,因此當時我經濟上較為困難。而且,這對夫婦堅信,人們所能修煉到的最高境界便是食氣。我曾想退出,卻被勸說一旦離開他們就無法生活。”注意兩點:一是“支付一定費用”,這說明主張“食氣”者還需要錢;二是“被勸說一旦離開他們就無法生活”,這就是精神控制。好在米歇爾?法伊弗在別人的幫助下有幸逃過一劫,她的經歷警示人們,遠離邪教,才談得上享有幸福人生。

  華藏宗門“妃子”:“假佛”糟塌女人,禽獸不如。

  “華藏宗門”教首吳澤衡現已經被判處無期徒刑,可被他糟踐的女性受到的傷害無法彌補。案發後多名女弟子醒悟,並寫了“控訴書”控訴吳澤衡“禽獸不如”。珠海的一名女弟子控訴:在給吳澤衡當秘書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堙A就在修行之名下被姦淫,此後隨叫隨到滿足吳澤衡的性慾,並不讓其採取避孕措施。當這位弟子第一次懷孕時,吳澤衡以時辰不對,孩子不能要,否則會把痛苦帶給家人為由,讓其打胎。有的受害女弟子控訴:吳澤衡對她說“男女雙修,可以幫你馬上在修行方面會有很大的提高,他還會說前世姻緣,說以前你是我什麼妃子,然後再和他發生性關係”。有的受害女弟子控訴:基本上女弟子都跟他有過性關係,他會逼我們去做人流打胎。有的受害女弟子控訴:吳澤衡對當事人造成身心傷害,對社會帶來巨大危害,是對佛法的踐踏與污辱,令人不恥。妻子稱吳澤衡是個大魔頭,她說“自己的老婆都不管不聞,還能拯救別人?”“從佛法上講,這就是邪淫,他這種行徑是赤裸裸的誘騙。”“華藏宗門”女性受害者的控訴,字字血,聲聲淚,但願從噩夢中醒來的女人們從此過上真正的“人的生活”。

 

  女弟子對吳澤衡的控訴書

  聽到她們現身說法,你有什麼想法?提醒女性朋友擦亮眼睛,遠離邪教,避免傷害。 

(責任編輯:徐虎)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於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