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8

淫亂邪教“上帝之子”逃脫者講述令人震驚的往事

發佈日期:2018年03月07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比安卡·倫敦 心泉(編譯)
[列印本頁]【字體大小:

  核心提示:2018年1月10日,英國《每日郵報》網站報道,前成員道恩·沃森在臭名昭著的邪教“上帝之子”中長大,不但自幼正常的教育被剝奪,還受到該教邪惡的教義洗腦,被灌輸色情教育、強迫從事色情表演,遭受種種虐待……13歲後與家人逃離邪教掌控,曆盡千辛萬苦重回正常生活,並創辦非盈利機構道恩·沃森研究所,幫助邪教受害者重建生活。 

  一位曾在十幾歲逃離臭名昭著的性邪教的婦女,分享了她令人震驚的故事,以幫助鼓勵其他受害者走出來。 

  道恩·沃森,來自巴西,在臭名昭著的邪教“上帝之子”中長大,卻渴望逃脫備受煎熬的虐待。 

  她還在邪教中時,就被教導怎樣發生性關係,被迫給“叔叔們”進行色情表演,還被要求觀看裸體女人捆綁在十字架上的圖片。 

  十幾歲的女孩和婦女還被迫從事“色情引誘”,被送到社區之外拉客,為教區公社籌措金錢。 

  新近捲入電影大亨哈維·韋恩斯坦性騷擾醜聞的好萊塢演員羅絲·麥高恩,以及演員傑昆·菲尼克斯,也曾經是該邪教成員。 

  道恩下定決心不想在這些規則下生活,在13歲時成功逃離了“上帝之子”——現在被改稱“家庭國際”。但是她的康復之路前路漫漫,刻骨銘心的痛苦記憶需要很長的歲月才能得到消除 

  現年29歲的道恩告訴巴克羅夫特電視臺:“作為孩子,你們學會了刷牙,我們卻是學會了性。這是你不得不去做的,事情也就是這樣發生的。” 

  “我們學到了‘上帝就是愛’,表達上帝之愛的途徑就是通過性。除了那個,我從來不知道還有別的。” 

  

道恩·沃森的童年照和近照 

  “我認為沒有人真正理解,到底什麼才是虐待,除非你親身經歷過。我說的虐待各種各樣,有性虐待、情感虐待,還有精神虐待。” 

   “獨處的時間是我最珍愛的時光。我想那就是我的逃避。” 

  “我曾經養著一條名叫午夜的,它是最可愛的東西,它擁有一座大的犬舍。我會在犬舍前坐上好幾個鐘頭,僅僅是盯著狗兒看起來懂得所有正在發生的事,那對我而言是一種療救。因為我跟它能夠無所不談,而且我知道它不會審判我。它更不會懲罰我。” 

  邪教內幕 

   “上帝之子”始於1968年,由大衛·貝爾格在加利福尼亞的亨廷頓創立的。截止到1972年,該教在世界範圍內已發展有130個全日制的成員社區,包括養育道恩的巴西社區。 

  貝爾格標榜自我為“聖徒”,一心想運作一個有志同道合者組成的全球社區網路,卻有著混亂不堪的歷史。 

  好萊塢演員羅絲·麥高恩和傑昆·菲尼克斯,兩者皆分享過在教派內的童年經歷細節。 

  

童年的道恩·沃森夢想逃離充滿虐待的邪教生活 

  

上帝之子邪教于1968年由大衛·貝爾格創立於加利福尼亞的亨廷頓 

  

道恩曾經有一隻叫 “午夜”的,那是她撫平創傷的最大慰藉。 

  

邪教內的女性成為教會賺錢的性奴隸

  道恩講“大衛·貝爾格本人有很多污點。甚至在他開創這個社區之前,他對自己的孩子也不放過。他曾經性侵自己的孩子。在開始建立這個社區之前,他被教會開除,因為他想妻妾成群。他不知道怎樣擁有一個女人。” 

  直到道恩在邪教內出生,貝爾格都是一位影子人物,他通過教義和“大衛上帝”的身份存在於成員之中。 

  虐待和性淫亂的文化仍然盛行。道恩回憶了作為一個孩子,曾經被迫觀看赤身裸體女人釘在十字架的圖片和打上“耶穌之妓”標題的海報,而這些都是“上帝之子”製作的。 

  她講,婦女和兒童被鼓勵單獨跟“叔叔們”待在一起,而且邪教還對成員洗腦,讓他們相信性愛分——即使她們非常年幼還不理解所作所為——就是“上帝”愛的表達的全部。  

  離奇的“色情引誘”  

  道恩說道:“在教區成長的日子塈痡q來沒有父親那樣的角色。沒有一個男性,我能夠與之聯繫並且付費對我予以保護。我常常將教區內的男性和叔叔們視作危險人物,而且我想竭盡所能地遠離他們。” 

  年輕女性被送到教區外拉客,為教會公社籌集資金,被稱為“色情引誘”。 

  道恩說道:“他讓每一個婦女深信這是一項事業的一部分,如果你不想那麼做,如果你對之沒有忠誠,那是因為你的精神脆弱。” 

   “色情誘惑從十幾歲開始。我覺得也許有一天我將不得不為之,而且,有點兒像你把自己想像成一位英雄,那也是非常自然和正常的。” 

  

道恩生在邪教內,跟母親和弟弟生活在那堙C 

  質疑教區的行事方式會招致反感,而且,質疑發生的事也會受到懲罰。 

  道恩講道:“許多孩子會被透明膠帶封住嘴巴,因為談論教會文化或者我們的信仰系統的事情。我們有一個打屁股的房間,我是那堛滷`客。” 

  “我記得有一天,我們都不過是些孩子罷了,我們最後遭到一頓懲罰,我記得我屁股挨了一通臭揍,以至於我的大腿都淤青了,我記得去了媽媽那堙A並問‘這是愛嗎?’。” 

  道恩生在教區內,並且跟母親和弟弟居住在那堙C 

  她說:“我的母親確定不知曉正在發生的許多事情;他們總是讓她去唱歌,總是給她很多工作做。 

  “很多時候,婦女們不能照看自己的孩子。他們總是跟叔叔和阿姨們在一起。” 

  住在教區內的孩子們得不到真正的教育,進一步困在虐待和洗腦的惡性迴圈中。 

  

道恩恢復之旅漫長,伴隨著痛苦的記憶   

  道恩說道:“我們不被允許過多的學習或者閱讀書籍。也不被允許從事任何將會把我們的心思從他們給予的教育中抽離的事情。” 

  由於找不到自己問題的答案,道恩倍感挫敗,有些夜晚她開始偷偷溜出去,帶回了雪茄和音樂。 

  她聽過的歌曲中,拋開不屬於“上帝之子”教會的,第一次聽到的其中一首,是艾米納姆演唱的。 

  下定決心離開邪教 

  教會“愛的表達”是不正確的,這種毫無動搖的感覺道恩始終沒法擺脫,因此她決定在13歲時離開邪教。 

  她說:“我終於到了人生的轉捩點,一個需要出路的地方。我不顧一切地說:‘你知道嗎?如果外面的世界是一個可怕的地方,如果上帝要審判我,要殺我,我就去下地獄。我真的不在乎。’。” 

  “離開教區並且還必須弄清楚外面世界的生活真的很困難,既令人激動,又有些害怕,百感交集。” 

  

道恩參加“與命運有約”活動,第一次分享人生故事 

  道恩將母親和弟弟留在教區,整整三年時間,她輾轉在巴西多位前成員家中。 

  “我走東家串西家。特別是前教會成員,那些我已經離開他們,後來又有了自己小家庭的人,他們會接納我。我就經常變換地址,住到離開教區的人們家中。”她說道。 

  “因此,生活感覺很熟悉。但是,與此同時,我仍然不得不要跟外面世界的人們打交道。”當她相信已經關閉了生命中最黑暗歲月的大門時,道恩15歲那年卻被人強姦。 

  她說:“在我留宿的一個房間堙A我被強姦了。” 

  

道恩幫助他人打破沉默走出邪教 

  “那是我最為黑暗的時刻,我是在那個時刻,撥通了媽媽的電話。我最終了解到媽媽已經能脫離教會。” 

   “她有能力離開,我有能力回家。 ‘好吧,現在我能重新開始,開始構建新的生活,而且我不是孤軍奮鬥。’就是這種感覺。” 

  打造自己的未來 

  跟家庭重新團聚後,在那些年間,道恩學習心理學。儘管在巴西出生,道恩在離開“上帝之子”的時候,根本不懂葡萄牙語。 

  然而,她仍然掙扎著去感受這個世界的一部分,她已經被關在外面好久了。 

  道恩講道:“談論我從哪來這個話題,我仍然感到不自在。有好多的鴻溝人們無法理解。‘為什麼你有口音?’,我生在巴西,但是葡萄牙語從來不是我的第一語言。” 

  “他們談論電視連續劇或者發生在巴西的正常的事情。我毫無概念。我感覺就像這個世上的外星人一樣,人們談論的任何事情格格不入。 

  “最後我不得不編故事。編造我來自哪的各種背景。這樣我就能感到解脫。但是那樣做又確實讓我感到內心的恐懼,好像我從來就不是我。” 

  2014年,道恩變賣了她大多數的財產,買下一張“與命運有約”的門票, “與命運有約” 是企業家兼人生導師托尼·羅賓領導的自助運動。在那堙A她第一次公開講出她的故事。 

  道恩說道:“那一刻對我而言,‘我曆盡千辛萬苦,我的心鎖重重’,我僅僅是想釋放自己。” 

  “那是我生命中非常惶恐的時刻。但是我開始收到很多男性和女性的郵件和資訊,他們說‘你的故事幫我解決了正在遭受的痛苦。’” 

  道恩不但重建了自己的生活,還幫助其他人重建生活。2016年,她創辦了自己的非盈利機構——道恩沃森研究所。

  

道恩後來研究心理學創辦研究所助人   

  她說道:“我接納那些經歷了極端痛苦的人們,我幫助他們跨過我生命中的曾經,不念既往,寬恕為懷,讓曾經擁有的失而復得。” 

   “幫助人們逐步打破內心的沉默,說出他們經歷了什麼。然後他們就可以開啟療傷的歷程。” 

  “我認為我跟自己的過去發生聯繫的方式,真切地定義了人們將會怎樣聯繫我。我感到我越是羞于我的過去,他們也越是不想談及它。” 

  “但是,現在我談論過去是這樣的這就是我,我不羞于啟齒。這就是我的過往。’”   

  背景閱讀: 

  1.“上帝之子”是誰? 

  上帝之子教派是大衛·勃朗特·貝爾格于1968年建立的。 

  20世紀60年代大部分時間,貝爾格和自己的孩子到住所附近的教堂遊歷,唱著讚美詩並且“傳播上帝的神示”,之後舉家遷往加利福尼亞的亨廷頓,在1967年他在那媔}了家咖啡店,開始向顧客布道。 

  最初名叫“耶穌少年”,不久貝爾格將其更名為“上帝之子”,期望吸引更廣泛的民眾,包括尋求支援和安慰的脆弱的青年人。以這些人群作為目標,貝爾格得以迅速擴大他的“宗教”,到1969年,他已經他的“家庭”發展了超過50個成員。 

  不久之後,“上帝之子”離開了惠廷頓,開啟了再次遊歷之旅,在接下來的八個月內,教會規模擴大到超過200人。 

  教會公社很快就在世界各地建立起來,成員們加入進來共同組成他們自己的“上帝之子”的家庭——到1972,在全世界有130個全職成員“社區”。 

  “上帝長子”成員要求放棄他們的工作,專職致力於宣傳貝爾格的教義,改變他人的信仰以發展更多成員——儘管貝爾格本人離群索居,僅僅通過“信件”文字的形式分享他的預言。 

  在外部,教團聲稱正在擴大上帝的世界,而在教會內部,成員卻被鼓勵參與亂倫的、跟未成年人之間的性關係。 

  1976年,女性成員被督促參加名曰“色情引誘”的實踐活動,她們被迫用跟潛在成員發生性關係的方式“展示上帝的愛”,目的是引誘他們加入到教團充當專職的皈依者。 

  199410月貝爾格死亡之後,該教團——先是被改名為“愛的家庭”,繼而改為“家庭”——被資深成員凱倫·薩比接管。 

  2004年,教團的名稱改為“家庭國際”。 

  好萊塢演員羅絲·麥高恩和傑昆·菲尼克斯,都曾經分享過她們青少年時期在教會的經歷細節。 

  2“我在邪教的童年經歷”:羅絲·麥高恩披露她如何逃離“上帝之子”教會 

  她也許是好萊塢最為成功的藝術家之一,不過,羅絲·麥高恩的早期生活道路異常艱難。 

  

羅絲在臭名昭著“上帝之子”中長大 

    

  女演員羅絲,現年44歲,在2011年揭露了她被限制在備受爭議的“上帝之子”教會內起初九年的經歷,該教團將“自由愛”的態度摻雜到準備耶穌二次降臨的教義之中。 

  她向《人民》雜誌的本週主題”欄目講述了她被撫養在義大利教團內的舊事,她說:“在很小的年齡,我就想:‘這些信仰非常荒唐’。” 

  她的美國父母特堜M丹尼爾“對耶穌充滿熱情”,與羅絲一起生活在一個大公社堙C 

  “就像大多數邪教教派,你與(外面的)家庭切斷了聯繫。”她告訴雜誌說:“沒有報紙,沒有電視。你身處黑暗之中,你只能服從。那不是誘人的存在。” 

  儘管她深信上帝,這位明星並不認同這個團體狂熱的哲學或對女性的態度,還回憶起她曾經將一堵《聖經》棫I之一炬。 

  “我記得目睹到邪教內的男性怎樣玩弄女人,因此在幼小的年齡我就決心不要做那樣的女人。她們在那堸禰誘W是為男人提供性服務。” 

  “婦女要到酒吧充當誘餌(以招募新人)——他們稱之為‘色情引誘’。” 

    最終,麥高恩說她和她的家人,在邪教開始倡導兒童和成人之間發生性行為後,離開了這個邪教組織。 

  “我沒有受到騷擾,因為我的父親非常強大,認識到這種嬉皮士之愛非常離譜。”她說道。 

  她們全家不得不在半夜逃離,並且回到了美國,父母離異後,麥高恩與母親和繼父一起生活。 

  在忐忑中逐步同化到美國生活之後,重新回到父親身邊生活之前,麥高恩離家出走,被變裝皇后”短期收留。 

  自從羅絲·麥高恩去年晚些時候公開揭露哈維·溫斯坦後,她正準備賣掉她位於好萊塢 希爾斯價值200萬美金的住宅,用於支付接受的法律援助費用。 

  羅絲·麥高恩宣稱自己受到“蕩婦之辱”和“誹謗”。 

(責任編輯:天亮)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於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