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8

八妹去哪了

發佈日期:2018年03月06日   文章來源:京都之聲   作者:米樂
[列印本頁]【字體大小:

  宋玉雙,女,48歲,是黑龍江省大慶市泰康縣城人。兄弟姐妹九人中她排行老八,所以大家稱她為八妹。八妹從小就非常漂亮,加上能說會道的一張嘴,走到哪都招人喜歡。她長大後1.68米的個頭兒,白皙的皮膚,大眼睛加上長長的睫毛,還有飄飄的長髮,大家都說她是演員的坯子。可是自從2017年2月17日,再也沒有人見到八妹。有人說她在北京享福,有人說她去了國外,還有人說她回了老家東北……八妹到底去哪了? 

  進京成家 

  22歲那年八妹同七姐一家人來到北京市朝陽區楊閘的宿舍區居住,她找到一份西單商場賣服裝的工作,後來經人介紹和楊閘的一個農民小夥子結婚。心高氣傲的八妹嫁給一個農民,開始總覺得有點委屈,可是她在東北老鄉眼堣]算是一個讓人羨慕的北京人了,心媞C慢得以平衡。雖然小兩口時常會發生一些口角,但床頭打架床尾和,尤其一年後兒子的出生,給這個家庭帶了不少樂趣,小日子過得其樂融融。 

  1999年2月,心臟不太好的八妹聽人說“法輪功”有祛病健身的奇效,便抱著試試看的心理加入了學法練功的隊伍。由於八妹自身柔韌性好,練功的五套動作她不僅很快學會,而且打坐雙盤一坐就是兩、三個時辰,常常受到功友的嘖嘖稱讚,並說她“天生不是一般人,是後來者居上的大根器之人”。自命不凡的八妹好像一下找到人生目標,看了李洪志的《轉法輪》後,她認為,“自己這輩子就是冥冥中神靈早已安排好了來得法的,將來要隨師圓滿回天庭的。”自從練上“法輪功”,她上班帶上《轉法輪》,有時間就抓緊看上兩眼;下班家務全部由丈夫承擔,對兒子也慢慢不那麼上心了。她每天的主要任務就是早晨參加集體練功,晚上參加小組學習後還要個人學法,聽李洪志講法錄音。丈夫和孩子時常流露出對她不滿,讓她把心思放在家人身上點,但是被“法輪功”洗腦了的八妹根本聽不進去,說什麼“常人不懂修煉的事”。 

  家庭破裂 

  1999年7月國家依法取締“法輪功”。丈夫以為八妹會有所收斂,誰知道她一意孤行,大人勸、孩子哭都打動不了她那顆堅定實修的心。八妹因為多次和功友出去聚集鬧事而受到法律處理,單位領導找她談話,但她不聽勸說。忍無可忍的丈夫提出“你是要家、要孩子還是要法輪功時”,她毅然決然地選擇了“法輪功”。欲哭無淚的丈夫面對這個冷酷無情的妻子毫無辦法,只好跟她分道揚鑣,自此她成了一個無家可歸的人,只有再搬回到七姐家居住。沒有了家庭的約束,她更加一心撲實地做李洪志要求的“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真相)。李洪志下發的每一篇經文她幾乎都要背誦下來,功友們常說,“八妹要是圓滿不了誰也圓滿不了。” 

  投奔塞班島 

  2015年初,八妹感覺肚子上長了疙瘩,還動不動就疼,她認為是“消業”,忍一忍就過去了。後來她聽去了海外的同修說,在國外練功沒人管,於是她在同年的6月16日帶上20萬元的全部積蓄去了美國的塞班島,投奔那堛滿妒k輪功”功友。到了那埵o仿佛如魚得水,看見屋堸嚘‾穠屆m轉法輪》需要改字,她不分白天晚上的一本本都給修改過來,加上她學法練功的出色,很快得到當地“法輪功佛學會”的認可。當地有“法輪功”活動時,“佛學會”的協調人就讓她挂條幅、打掃衛生,免去她的租房費用。八妹很高興,每次打電話回來都告訴七姐“生活得不錯”。隨著時間的推移,八妹和家人的聯繫越來越少,她幾次流露出當地消費高,兩根黃瓜30元,一個西瓜100多塊錢人民幣。因沒有經濟來源,她經常出去挖野菜吃。轉年過去,八妹讓七姐到塞班島玩,說那媕藿狾n,景色美,還特意囑咐七姐多帶上點方便麵,幹蘑菇之類的。2016年5月,七姐如約而至,在塞班島見到了分別一年的八妹,她有點不敢想像,這個骨瘦如柴、皮膚蠟黃的女子是她那人見人愛的八妹。問其理由,才知道她一直斷斷續續的肚子疼,住在一起的功友沒少給她“發正念”,但是根本不起作用,他們還告訴八妹,“你業力太大了,有師父法身看著你,你就說疼的是業力,不是你本人,就不疼了。”看著有氣無力的八妹下身流血不斷,只能墊著尿不濕,可是她還在咬牙打坐練功,堅信是李洪志給她凈化身體。七姐一再哭著央求她,“咱們還是回家吧!”可是八妹堅決不肯,這樣一拖又是三個月。七姐帶去的方便麵吃完了,帶去的幹菇也莫名其妙的被人偷走了,再拖下去回家的盤纏都成了問題。萬般無奈之下,2016年8月8日七姐租了個輪椅推上飛機,把八妹從塞班島接回到黑龍江省泰康老家。 

  回到泰康 

  回到家堙A姐姐弟弟們見到骨瘦如柴的八妹哭成一片,他們連哄帶求的把她送進泰康醫院。結果出來,大家都傻了眼,醫生搖著頭說,“子宮瘤,開花了,身體滿了,沒辦法了。”還在把希望寄託于李洪志的八妹,吵著鬧著不住院,說,“練功人不能用藥,這麼多年的修煉不能毀於一旦。”家人們沒辦法,只好把她帶回家中。 

  躺在床上的八妹不知道疼暈過去多少次,她稍微好一點,就咬著牙跪在李洪志照片前學法練功,疼得受不了時就大喊“師父救我!救救我吧!”無論她怎麼求救,終究不見任何奇跡的發生,被疼痛折磨得死去活來的八妹最後氣若遊絲地求著李洪志,“師父,帶我走吧,求您帶我走吧!”直到2017年2月17日,八妹耗幹了最後一滴燈油,她被“法輪功”奪去了生命。 

  八妹去哪了?她不在北京,也不在塞班島,她的遺照挂在了暀W。 

(責任編輯:徐虎)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於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