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8

揭秘邪教“天堂之門”

發佈日期:2018年01月30日   文章來源:凱風網   作者:Randy Dotinga 晨安(編譯)
[列印本頁]【字體大小:

  1997年的黑爾波普彗星

  他們驚嘆于海洋世界和野生動物園的動物。他們在卡爾斯巴德的瑪麗·卡倫德(Marie Callender)餐廳用餐。他們穿著黑色的運動褲、紫色的鬥蓬和黑色的耐克鞋集體自殺。

  大約二十一年前,天堂之門的三十多名信徒拋棄了人世間的“交通工具”以追求天堂,他們相約一起在蘭喬聖菲大廈集體自殺。

  官員們急忙處理突然出現的39具屍體,急於想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最臭名昭著的大規模自殺事件之後,整個世界仍然繼續。豪宅被拆除,縣堜蝵璊F邪教的物品。沒有任何亂七八糟的書籍或紀錄片,週年紀念日就過去了。

  唯一仍能提醒人們的就是“天堂之門”網站,這就像一個線上時間膠囊,看起來就像它在1997年世界末日那樣,在頂部有閃爍的紅色警報,文字顯示的是:黑爾-波普彗星,標誌著“飛船把我們從人類世界帶回‘他們的世界’”。

  最近,新的10集播客將這一致命的邪教重新帶回人們記憶中。剛剛播出的最後一集播客就是一部引人入勝的敘事新聞。

  該播客有很多讓人吃驚的消息,如聯合創始人馬歇爾·阿普爾懷特(Marshall Applewhite)作為歌手的醜聞,或者是聯合創始人邦尼·奈特爾(Bonnie Nettles)(一位在集體自殺前死亡的前護士)所發揮的巨大作用。

  聽眾也聽說了關於天堂之門的一些錯誤資訊,抑或是70年代風格的邪教洗腦和“解密”,或家人拼命向親人伸出援手等等。

  播客主持人格林·華盛頓(Glynn Washington)在接受VOSD採訪時也接受了公共廣播節目“Snap Judgment”節目的採訪,談到天堂之門在最後時刻的衰落,以及對最狂熱的信徒的控制。他還思考了邪教的假科學與今天的事實戰爭之間的聯繫。

  自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以來,天堂之門邪教在各地都盛行起來。他們是如何在南加州和聖地亞哥縣結束一切的?

  他們一直在西海岸附近活動。其中一些人當時並不身處聖地亞哥,並在所謂的世界末日到來之前被帶去那堙C我真的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決定這將是他們的最後一站。但是很顯然,在這個時候,他們正在失去一些信徒。

  多年來,有數百人在邪教組織中迴圈往復過著他們的日子,但有些地方卻沒將每個人當成這個家庭的一份子。

  但當他們將要結束一切時,他們在內部非常清楚地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們已經使那些衷心的追隨者感到失望。很多人認為這可能不是他們想要的一部分。

  正如該播客所解釋的那樣,邪教聯合創始人馬歇爾·阿普爾懷特提到了聖克萊門特(San Clemente)的集體自殺的想法,那堛漲身住在一個倉庫堙C那媯o生了什麼?

  隨即引發了這個想法:你怎麼看?我們是不是該結束我們的存在去到更高一級呢?

  有些人離開了,但未被這個組織拒之門外。

  天堂之門如何保持凝聚力?什麼讓人留下來?

  他們沒有使用任何物理強制手段來留住信徒。這方面對我來說非常困惑:我們不會威脅到你,我們不會打你。相反,我們會說你不能再來這裡了。

  你將會從生活中與家人割斷關係,你甚至不知道如何生活在沒有這個群體的世界堙C

  有一些想法如地牢或鞭子等會讓人留在邪教。事實上,一切都可能吸引到信徒們。

  當你了解天堂之門時,你會感到驚訝嗎?

  我開始這個項目時就開始搜尋這個邪教的一切資訊。我不確定我找到了什麼。

  即使是引導人們犯下這種可怕的自我毀滅的行為的領導者,也可能相信他自己的胡言亂語,相信他自己的言論。或者至少我知道他對那些走向毀滅的人沒有強大的敵意。

  馬歇爾·阿普爾懷特是真誠的嗎?

  在某種程度上,是的。

  我認為馬歇爾·阿普爾懷特和邦尼·奈特爾之間有一些關係。在她逝世後,他迷失了,尋找回到與她、與這種關係,這種激情,這種夥伴關係的交流的方法。他帶領他的追隨者回到他知道的唯一方式。

  這對我來說是啟示。我一直以為這些邪教領導人是有目的地捕捉那些可以被引誘進入他們圈子的人。

  你提到了成長于稱為世界末日的邪教。那這樣的背景是如何影響你對天堂之門的理解的?

  這讓我產生了一個想法,讓我不要以為這些人是瘋子。

  並不是說這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但是人們總是做出非正統的選擇。我認為瘋狂的信仰體系未必讓你成為一個瘋狂的人。

  我真的認為,這個邪教顯示了我們願意遵循邪教信仰體系的普遍性,願意身處在一個沒有道理的組織中。

  在一個假消息氾濫的時代,邪教領袖定期對我們說謊。從根本上說,如果沒有任何事實根據,從政治角度來看,這個國家有一半人已經加入了“天堂之門”。

  我會讓你了解自己到底是哪一半。

  一個國家,一個社會和一個社區進行基於理性的對話是非常重要的。當這種類型的對話是外來的話又會發生什麼呢?

  黑爾-波普彗星背後有這種想法是瘋狂的。這是一個信仰,他們沒有尋找證據。他們並不迷戀真相。即使真相可能在那堙A他們也不會去尋找它。

  你可以看到追隨者的父母不會說那種語言或理解他們的信仰。他們不能觸碰他們的孩子或把他們從這個邪教拉出來。

  此刻發生的是完全缺乏基於事實的對話,信徒們完全接受這樣的信仰,並作出了有史以來最大的決定。我們無法理解這樣的信仰系統。

  令人震驚和悲傷的是,那些愛孩子並以不同方式理解他們的父母,卻沒有能夠讓他們擺脫這個災難性的決定。

  如果這個災難性的決定不是個人的決定,如果他們在沒有事實,理解或對話的情況下做出的是理性的決定呢?

  天堂之門發生了什麼,我們仍有很多有待了解。

  關於作者:

  蘭迪·多丁加(Randy Dotinga)是聖地亞哥之聲的自由撰稿人。他也是美國新聞記者和作者協會(asja.org)1,200名成員之一的前任總裁。請直接通過randydotinga@gmail.com與他聯繫,並在Twitter上關注他。

  原文鏈結:

  https://www.voiceofsandiego.org/topics/news/unraveling-mysteries-heavens-gate/

(責任編輯:辛木)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於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