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8

澳洲作家:我在一個跨國邪教的經歷

發佈日期:2018年01月30日   文章來源:凱風網   作者:Rhys Hagan 晨安(編譯)
[列印本頁]【字體大小:

  我敢保證我絕不是唯一一個看到了發生在我們身邊的那些難以想像的如此怪異的真實犯罪故事的人,因此,當我將我在一個基督邪教的經歷講述給你聽時,大多數人可能會認為這件事有點過頭了。但要是我告訴你我所在的這個教會是那些上百個希伯來教會中的一個呢?你會如何想?這是一個激進的基督團體,他們的領袖喬納森·大衛(Jonathan David)博士的大本營主要在馬來西亞的吉隆坡。

  信徒們都管他叫“爸爸”,管他的妻子叫“媽媽”,他們所依據的國家策略正如他們的網站所宣稱的那樣,“將那些國家分割成一個個區域,從而有效地侵入並攻克他們。”

  希伯來教會就國際教會而言是很小的,但是在我的家鄉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兩小時車程的距離內,他們至少有5個集會。我自己聽說過來自這些教會的多種形式的身體和性虐待事件。同時,對於每個類似事件來說,為諸如此類的虐待進行的辯護都屬於使徒教會的標準範疇。

  諸如此類的虐待包含了:女性牧師給她教會的男性成員按摩,教會成員被牧師掐死,穿著骷髏頭T恤的一個孩子被倒著拎起來,頭朝下重重摔下,他的T恤被脫去並被牧師撕破,還有一些其他的受害者不願意提及的身體和性虐待事件等。

  據說這些行為都是個人的並且和希伯來教會無關聯。但是作為這個教會的前信徒,我必須得向大家揭露下這個機構網站上的觀點。

  “我們利用使徒教會來和這些區域協調,對這些國家進行神聖襲擊。我們目前正在很多國家建立使徒教會,以期待最終收穫成功。”

  像這樣的觀點就好像演員表演一樣,但是考慮到所涉及的證詞之後,試圖為這些行為辯護似乎看上去像是刻意掩蓋一般。不犯錯,孤立和隱秘都是該教會的主題。“外來者”無法理解內部發生了些什麼,他們都這麼說,“和教會以外的人交朋友意味著你的人生中會出現那些能腐蝕你的人。”

  此外,根據ESAMA(埃德蒙頓反精神虐待社團)網站的一份十二條核對清單,該教會和其內部教堂都符合了以上各項內容。

  和希伯來教會的領袖交流了很多年,同時作為一名曾經渴望成為領袖的教會信徒之一,我知道這些信徒們對他們的“爸爸”所表現出的上帝般的尊重。他們把他們的崇拜看作榮譽,認為他們必須毫不猶豫地遵從上帝指派和選舉的領袖。同時,質疑這些做法是否不健康是叛逆的行為。極端行為和激進的信念是來協調這些“對國家神聖襲擊”的唯一方式。

  我堅定地認為每個人都有權利相信他們想要的,我甚至會說每個人可以相信那些不真實的事情—我們都會自欺欺人。但矛盾來自於一個人的信仰該在哪介入,又或者他們希望控制他人行為。更讓人困擾的是那種控制意味著領袖們在他們各自的團體內為虐待行為辯護。那也是我為什麼覺得說出一切很必要—同時也是給那些可能會面臨這些事件的人一個警示。

  作者簡介:

  奡窗P哈根是居住在澳大利亞墨爾本的一名作家,他曾經在澳大利亞服兵役,退役後他一直對寫作非常感興趣,2012年,他和家人所加入的教會出現了一個重要的轉折,這個團體的領袖開始侮辱並虐待教會的信徒們,因為無法面對他們的極端行為,奡筒M家人離開了這個團體。目前他的小說《君主,他因你的原罪而說謊》在亞馬遜預售。

  原文鏈結:

  https://www.christianpost.com/voice/my-experience-in-an-international-cult.html

(責任編輯:辛木)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於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