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誠與背叛:NBA江湖的終極博弈

導語

騎士與凱爾特人之間的交易震驚聯盟,東部兩大超級控衛互換東家,幾乎所有的焦點都集中在雙方球隊的得失上,卻很少有人關注小托馬斯失落的心情。一片忠心向綠軍,奈何無情被拋棄,他的忠誠究竟換來了什麼?歐文的出走算是一種背叛嗎?忠誠與背叛究竟是一個怎樣的矛盾結合體。


  來源:凱風網 作者:穆選選

忠誠與背叛:NBA江湖的終極博弈

 01 忠誠沒有絕對,一把不好駕馭的雙刃劍

忠誠,是人類美好品性中的一種,自古以來受人極力推崇,中國有臣民對皇帝的忠誠,日本有武士對幕府將軍的忠誠,西方則有騎士對國王的忠誠。但有時候忠不忠誠,取決於你的效力或服務對象忠不忠誠、地不地道,有時,忠誠更像是一把美麗的“枷鎖”。

1.忠誠,有時是把美麗的“枷鎖” 

2003年,詹姆斯以狀元郎的身份出現,幸運的騎士隊選擇了他——一個足以改變它們命運的天之驕子。新秀賽季就基本達到了職業生涯的巔峰,這在其他球員來說是不可想像的。2005-2006賽季,詹姆斯帶領騎士隊自1998年以來首次晉身季後賽;2006-2007賽季,詹姆斯帶領騎士淘汰活塞,但在總決賽中被馬刺4:0橫掃,躊躇滿志的詹姆斯被潑了一盆涼水,鄧肯告訴他:未來是你的!一年後,詹姆斯帶領騎士在季後賽第二輪經過搶七大戰被凱爾特人“三巨頭”淘汰;2010年季後賽次輪再次倒在了凱爾特人“三巨頭”腳下。

 

 別讓忠誠害了你! 

比賽結束後,面對失落絕望的詹姆斯,加內特悄悄耳語告訴他:別讓忠誠害了你!

於是,“克利夫蘭忠誠之子”這個美麗的“枷鎖”要被打開了。在萬眾矚目之下,詹姆斯通過ESPN舉辦的全國直播特別節目宣佈與熱火隊簽約,一石激起千層浪,詹姆斯站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邁阿密人的普天同慶,深深刺痛了這座曾經以詹姆斯為傲的城市,憤怒的球迷甚至當街燃燒了詹姆斯的球衣。只能說,出於對總冠軍的忠誠,詹姆斯選擇了背叛克利夫蘭。

2.忠誠,有時是一個“黑色幽默” 

1995年的選秀大會上,森林狼第五順位選擇了凱文·加內特。加內特的到來,讓一度積貧積弱的森林狼逐漸有了起色,寒冷的明尼蘇達被他的激情點燃了。這位19歲的新秀沒有讓大家失望,1996-1997賽季就帶領球隊成功殺入季後賽,加內特不但贏得球迷的愛戴,還得到了一份6年1億2千多萬美元的天價合同。2003-04賽季,加內特帶領球隊首次打入西部決賽,其他隊友換來換去,但是加內特依舊選擇堅守,成為明尼蘇達真正的忠誠不二的“狼王”。

 

綠軍三巨頭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看著與他同時期的鄧肯已經四冠在手,加內特開始重新思考人生。他的忠誠,代價是12年的青春,其中11年是失敗。在“狼王”身上,忠誠變成一種乾枯的符號,而他與理想越隔越遠,在明尼蘇達,忠誠變成一場黑色幽默,在他的身上,忠誠的正面是混沌和虛無,成功的誘惑是它的反面。最終加內特選擇了加盟凱爾特人,“狼王”的離去,“三巨頭”組合的橫空出世,是2007年對忠誠的最大否定,但誰也不能說加內特離開森林狼是背叛。

3.一個人一座城,不是誰都有權享受 

提到NBA球員的忠誠,我們會想到科比、鄧肯、諾維斯基,但是“一個人 一座城”並不是誰都有權享受。

科比的忠誠也是有條件的,當年“OK組合”矛盾不可調和的時候,科比也曾逼宮湖人管理層:要麼我走,要麼他走,管理層權衡再三,科比是他們、甚至是聯盟培養起來的後喬丹時代的標誌性人物,是他們的球隊上座率和商業代言的保證,相對而言,奧尼爾已經年齡偏大,即將結束巔峰期,最終,湖人將奧尼爾交易到熱火,洛杉磯成為科比·布萊恩特一個人的英雄之城。

 

一個人,一座城 

鄧肯和諾維斯基沒有科比那般要強,他們的人生活出了另一番境界,因為他們兩個一個遇到了情同父子的好教練,一個遇到了情同兄弟的好老闆。鄧肯本來就是主修心理學的,情商高懂人情世故,他不缺錢,自己經營各種公司,不缺榮譽,早拿總冠軍了,配合下恩師完善球隊無可厚非,這是他為人精明之處。諾維斯基是小牛的搖錢樹,是旗幟,他已經成為達拉斯的一種圖騰,他在,市場就在;他走了就是扔掉市場,就是扔錢,庫班深知這一點,所以他們彼此成全,讓諾維斯基擁有了“一個人一座城”的美譽。

 02 背叛不是目的,效益最大化將決定一切

為什麼偉大的士兵總是孤獨,為什麼孤獨總與忠誠如影隨形?如果說十數年的忠誠換不來一枚戒指,那麼反目將成為習慣,背叛將大肆流行,這已經成為當今NBA江湖的常態。

1.背叛:一項風險極高的賭博 

當忠誠開始廉價,背叛就成為主題,這裡的“背叛”並沒有多少貶義色彩,說白了就是人生的一種選擇,這種選擇實際上是一種風險極高的賭博。“背叛”有時候會得到成功,比如加內特、雷·阿倫、詹姆斯、杜蘭特等,他們最終都得到了夢寐以求的總冠軍,在以成敗論英雄的NBA講話,他們的“背叛”隨著時間都將煙消雲散。但是大多數情況下會以失敗告終,甚至會成為聯盟的笑柄。

 

“大本鐘”華萊士 

比如當年活塞的大本和紐約的馬布堙C大本離開底特律,卻在芝加哥失去了自己,和公牛一起沉回谷底;馬布堛滲穫糷@團烏煙瘴氣,他在這裡迷失,“獨狼”的萬丈雄心隨他父親的靈魂而去。還有這些年在東西部四支球隊之間輾轉的霍華德,昔日的“魔獸”“聯盟第一人”逐漸迷失,成為一名內線藍領。

2.榮譽至上:只想得到總冠軍 

每個時代對於成功都有著不同的定義。上世紀八九十年代,NBA對於“成功”的定義是總冠軍+忠誠效力一支球隊,因此很多球員即便明明知道僅僅依靠自己的能力不可能奪得總冠軍的情況下,他也不願破壞自己“忠誠”的形象。於是當巴克利、馬龍等超級巨星選擇為了總冠軍而“抱大腿”之後,他們的江湖地位也自然下降了一個等級,更何況他們還沒能奪得總冠軍,這也成為了江湖笑柄。

 

勇士四巨頭 

進入21世紀,NBA對於“成功”的定義悄然發生著變化,忠誠已經不再是衡量“成功”的必備條件,總冠軍才是唯一的核心要素。能力到了一定程度的,依靠個人難以奪冠,難以創造自己的奇跡的球員,他們選擇了聚在一起,重新拼圖。這樣的組合立竿見影的有凱爾特人的三巨頭,他們聚在一起一年足以奪冠,還有後來的熱火三巨頭、騎士三巨頭、勇士四巨頭。對於他們“抱團”,我們無法判斷對錯,我們更願意相信每個人的選擇都是為了同一個目的——總冠軍。

3.利益至上:一切向“錢”看 

有人愛名就有人愛財,在NBA不乏一切向“錢”看的球星,有些甚至唯利是圖,為錢出賣信譽。作為史上首位加盟過中國CBA聯賽的NBA狀元,肯揚·馬丁在2004年夏天成功吸引不少球隊爭搶,畢竟他在基德等隊友幫助下已然成長為全明星球員,卻完全不顧籃網多名人員的留隊勸說,最終毅然決然背叛新澤西球隊,選擇加盟開價最高的掘金,成為毫不掩飾的“金錢叛徒”。

 

小喬丹坑慘小牛 

近兩年最著名的背叛事件首推“小喬丹毀諾事件”,夏天小喬丹與小牛達成4年8000萬美金的口頭簽約協議,達拉斯球隊為給他騰位置送走首發中鋒錢德勒,甚至球隊還明確表態會將他作為未來建隊核心接班諾維茨基,只是在快船集體組團遊說忽悠下,小喬丹最終撕毀口頭承諾欺騙小牛,並轉而與快船重新簽訂一份4年8800萬美金合同,導致小牛在自由球員市場運作上回天乏術,也成為促成小牛悲劇一季的重要因素之一。

4.感情至上:商業聯盟的一股清流 

“天下紛紛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這話說的有點絕對,就有人已經看淡了名和利,因為感情繼續打球,堪稱這個商業聯盟的一股清流。

 

馬刺GDP組合 

曾經的馬刺“GDP”組合聯手15個賽季,拿到了4個總冠軍,攜手開創了馬刺經久不衰的的輝煌時代,合作時間如此之久卻從未產生齷齪實在令人肅然起敬,他們的解體不是因為內部矛盾,而是鄧肯的退役。他們的成功,有鄧肯減少出手權對個人數據的犧牲,也有吉諾比利甘願長期待在替補陣營的犧牲,更有三人主動選擇降低薪水成全馬刺引援計劃的犧牲,他們用彼此的感情成全了彼此。

當年的“詹韋連線”之所以能夠取得成功,感情因素起了很大的作用,如果不是兩人私交甚篤,韋德怎麼願意將球隊老大的位子交給詹姆斯呢,就不會有四年兩冠的成就。

 03 忠誠與背叛:球員與老闆的終極博弈

忠誠是否可貴,是可貴的,這毋庸置疑,要不然,幾千年來古今中外都推崇,但忠誠不是絕對的,他是球員和老闆的一種雙向選擇標準,如果有理由讓一方不忠了,那再多談忠誠就失去了原有的意義。

1.離開或留下,球員擁有主動權 

 

OK組合交惡 

從職業選擇的角度來說,一名球員離開或者留下,是擁有主動權的,而這種主動權與球員的個人能力和影響力成正比。對於那些超級球星來說,他們有能力要挾老闆,自己想要得到的東西,或者決定自己的去留。

當年的OK組合的分手,多少球迷在謾罵這科比的專權,謾罵球隊對奧尼爾的無情。然而,從球隊的發展來說這種取捨沒有錯,科比與奧尼爾之間的矛盾足以拆散整支球隊,使得整支球隊陷入萬劫不復之地。一山難容兩虎,面對科比的要挾,管理層只好將奧尼爾送走。

 

飛人卡特“叛逃” 

多倫多猛龍無疑是NBA最特殊的球隊,畢竟他們是唯一身處美國大陸之外的球隊,也讓他們在吸引並留住巨星方面存在先天不足。飛人卡特當年曾用極為不堪的方式背叛球隊達成離隊目的。在2004年被交易到籃網之前,卡特曾締造臭名昭著的“泄密門”事件,在一場與超音速的比賽最後時刻,卡特主動跑到超音速替補席,洩露猛龍最後一攻戰術導致球隊吞下敗局,而他的“背叛”行為也讓他最終如願逃離多倫多。

2.榮譽和金錢,老闆兩者都想要 

當一個球員踏上了NBA征途,那就註定會與生意扯上種種關係。從球隊老闆的角度來說,榮譽和金錢他都想要,賺取利潤是終極目的,但是經營的球隊取得榮譽是基礎。經營一支球隊,就是要通過球員為自己帶來最大的剩餘價值,讓自己腰帶飽滿。有能力給球隊帶來利潤和最大剩餘價值的球員,球隊肯定會像寶貝一樣捧著,給你名與利;反之,請走人!

 

 姚明 

人氣也是生產力。比如姚明,職業生涯後期,自身已經沒有給球隊帶來勝利的能力了,但是在中國的人氣不得不讓老闆好好考慮市場利益。有了姚明,就等於有了中國這塊大肥肉,有了姚明,廣告和收視率就有保障,有了姚明,利益就會實現最大化。包括小牛老闆庫班,看起來更像是一名狂熱的球迷,但是他所做的一切都在為自己的商業帝國服務。他確實對待球員很好,尤其是諾維斯基,為了留住他什麼條件都答應,那是因為他明白,諾維斯基就是他的搖錢樹,儘管已經到了行將退役之年,但是只要諾維斯基在,大旗一樹,招牌一立,小牛隊的市場就依舊興盛。

3.忠誠有忠誠的苦惱,背叛有背叛的傷害 

詹姆斯離開克利夫蘭將天賦帶到東海岸,烈士暮年的綠軍隊魂皮爾斯被送到籃網,杜蘭特“拋棄”雷霆加盟勇士,韋德憤然離開生活了13年的邁阿密,“風城玫瑰”羅斯主動要求交易離開芝加哥。近幾年,隨著大牌球星的紛紛轉會,一時間,冠軍情懷與忠誠情懷成為大家熱門討論的話題。

 

熱火三巨頭 

對一支球隊忠誠,有時候意味著永遠無法獲得總冠軍,與自己的夢想背道而馳,背叛一支球隊追逐總冠軍,則有可能造成戰術地位下降,粉絲流失,影響力大減,要面對外界的口誅筆伐和流言蜚語,如果未能如願奪冠,則有可能成為聯盟的笑柄。

當年詹姆斯的轉會,由於公眾知名度太高,他首先面對著忠誠與背叛的矛盾,即使在歷史傳統不夠悠久的美國,這仍然是一道難以逾越的道德門檻,但誰又能說得清楚忠誠與背叛之間的界限呢?選擇離開,是對克利夫蘭的背叛,卻是對自己理想的忠誠,反之,則是對自己理想的背叛。詹姆斯最終選擇了背負道德審判的壓力,無論詹姆斯如何淡看道德標準,他還是要面對成功與失敗的壓力。好在,最後他實現了夢想。

4.好合好散,規則之外需要彼此尊重 

去年夏天,雷霆隊為了挽留杜蘭特,積極奔走為球隊補強,他們從魔術挖來了潛力新星奧拉迪波,一切搞定之後,大家都猜測杜蘭特極有可能會留守雷霆,結果他選擇出走加盟勇士,讓雷霆的引援變成一個笑話。詹姆斯當年高調宣佈加盟熱火,讓騎士瞬間從一個爭冠球隊變成東部魚腩,他們的行為或多或少都傷害了球隊。當年德隆在爵士打得風生水起,成為與保羅齊名的超級控衛。當他逼宮成功讓主教練黯然下崗之後,正夢想著老大非我莫屬的時候,球隊的一張交易合同,把它扔給了聯盟三流的球隊,還是在毫無知情的情況下被賣掉的,引發了多少人的猜疑與關注。

 

 球員老闆應彼此尊重 

跟到一個好老闆和找到一個好員工,都是對方想要得到的。韋德與萊利之間的恩怨糾葛是很多球員與球隊之間的真實寫照,畢竟球員有球員的苦衷,球隊有球隊長遠的規劃,你很難判斷兩者之間的對與錯,於是只有拿到總冠軍便成為判斷成功的唯一標準。既然總冠軍變成“成功”的唯一標準,那麼對於球員和球隊的選擇,雙方都應該盡可能的在規則之外留有一絲溫情,好合好散,彼此尊重雙方的選擇。

 04 結語

從前慢,比賽,交易都慢,一輩子只效力一個隊。如今,聯盟的進攻速度講求快速化,與此相適應,交易轉會也實現了快速化。忠誠與背叛,每年都在上演,只要NBA聯盟有存在的一天,這種博弈就永遠不會消失,至於孰是孰非,留于江湖評說。(本文圖片來自網路)

更多精彩,請訪問凱風體育

【責任編輯:友其 力楓】 

0

留言

專題排行
中國正向體育強國夢、民族復興夢奮力邁進

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的征程中,體育既是精...

01.png
C羅總裁:“狂”字貫穿了我的前半生

提及C羅,大家更願意用“強者”來形容他,但實際上...

忠誠與背叛:NBA江湖的終極博弈

騎士與凱爾特人之間的交易震驚聯盟,東部兩大超級...

文婷姐妹 為中國花遊創先河

今年3月12日,在世界花泳系列賽巴黎站,四川名將蔣...

推薦文章
獨家評論:歐文離開,樂福能告別背鍋俠的稱號嗎?

最近主帥泰倫盧也表態,新賽季將贏來在騎士的最好...

看了庫堛熊|後工資 詹姆斯還想去洛杉磯嗎?

看了庫堛熊|後工資詹姆斯還想去洛杉磯嗎?

解析:湖人賺翻馬刺虧損 戰績好為啥還賠錢?

解析:湖人賺翻馬刺虧損戰績好為啥還賠錢?

鄭博龍簽西甲勁旅 出道自CUBA勝任兩個後衛位置
鄭博龍簽西甲勁旅 出道自CUBA勝任兩個後衛位置

9月19日 ,籃球運動員鄭博龍在西安與西班牙籃球甲級...

新聞專題
別把群主不當幹部!這些“新規”你知道多少

網路安全是7億網民的共同期盼,讓我們攜起手來,共...

警惕!傳銷這個“經濟邪教”給你洗腦

近期,公安機關連續破獲兩起特大傳銷案。涉案金額...

201772591012577.jpg
4分鐘速覽版《將改革進行到底》全集

該片緊緊圍繞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和治國...

01.png
中華“慧眼”升空——“火眼金睛”帶你透視宇宙

6月15日11時00分,我國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成功發射...

體育圖集
體育視頻
關於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