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 > 要聞

一條破路嚇跑5000萬投資!農村脫貧,修路先!

發佈日期:2017年09月13日   文章來源:半月談微信號   作者:
[列印本頁] 【字體大小:

 

  “我們的鹹鴨蛋品質很好,但是往外走的路坑坑洼洼,鴨蛋可能在路上就顛碎了。路不好,好東西進不來出不去,也就脫不了貧。”

  路啊路!“連環坑”嚇跑了誰

  ——吉林部分鄉村又現行路難

  對於吉林省這個農業大省來說,近年來不斷完善的農村公路體系,給農村發展、農民出行帶來很大便利。

  截至2016年底,吉林省農村公路總里程已達8.6萬餘公里。“村村通”覆蓋率達到100%,通屯率達到70%左右。

  然而半月談記者近日調查發現,吉林部分鄉村又現行路難:一些已經建好多年的農村公路超期服役,日常養護普遍跟不上,村民望路興嘆,客商望而卻步。

  農村道路建、養、管短板如何彌補?關乎農村發展命運的“毛細血管”何時才能暢通無阻?

  記者進村探路

  五米一小坑,十米一大坑

  半月談記者在長春市九台區沐石河鎮、雙陽區鹿鄉鎮等地走訪時看到,漂亮的樓房商鋪林立,農民的住房彩瓦白晼C

  但與房屋建設不相匹配的是,一些縣道鄉道、通村公路、村屯內部硬化路傷痕纍纍,一些路段已經嚴重翻漿,車輛通行十分困難。

  長春市雙陽區鹿鄉鎮是東北最大的梅花鹿產品交易中心之一,交易非常活躍,每年都有大量客商往來。然而,從該鎮通往主要公路的連接道路卻讓不少人撓頭。

  記者驅車行駛在這段路上發現,不足10米寬的道路上佈滿大小坑槽,五米一小坑,十米一大坑,部分路段甚至坑槽連片,一些坑的直徑達到一米以上,深度可達一二十釐米。

 

  當地一位鹿產品經營者說,十多年來這條路一直是“搓板路”,每年的維修僅限于簡單填補,雨水一來坑洼依舊,經常有車因顛簸磕碰損壞,客商都不願意開車進來。

  在蛟河市天崗鎮、天北鎮等地,半月談記者看到,通往鎮中心和各村的公路出現了嚴重翻漿、沙化。為避免陷入坑中,車輛行經這些路段不得不放慢車速,以20公里左右的時速前行。

  在長嶺縣的一條鄉道上,一處翻漿路段被來往車輛不斷碾壓後,產生了一道幾十釐米的深溝,過往車輛只能繞行至逆向車道行駛。

  一些基層交通幹部介紹,這幾年不少村鎮車越來越多,農用車、小轎車、大客車、重型貨車往來不斷,一些鄉鎮主街上車流交織,擁堵場面不輸大城市。

  由於車流量大,重型貨車也多,鄉村公路遭到的破壞也在成倍增長。

  基層幹部嘆路

  一條破路嚇跑5000萬投資

  走在翻漿嚴重的鄉村路上,雖然穿著戶外鞋,腳依然被硌得生疼。

  在一些村屯採訪時,半月談記者了解到,由於道路不通暢,村民上學、就醫等都受到影響,尤其是在大雪等極端天氣堙A更是寸步難行,村民的出行成本很高。

  長春市九台區上河灣鎮套子塈蠷n村第一書記吳志華對村周圍糟糕的路況深有體會。

  從公路幹線下來到村堛7公里多村路,因為年久失修,昔日的水泥路面基本不見蹤影,裸露的沙石泥漿坑洼不平。為了對付這段路,吳志華下了不少工夫。

  “車的底盤經過改裝已經提高了,即便如此還是經常被顛到拋錨,車上必須常備手電筒、千斤頂、食物、水、鐵鍬、牽引繩等各種物資,來村堣@年多,車已經壞過無數次了。”吳志華指著他的捷達車說。

  與車輛受損比起來,更讓吳志華著急的是,因為進村的路不好,前來村塈賳磢澈商留不住。

 

  套子塈囓|面環水,自然條件優越,曾經有一家旅遊綜合開發企業想到此投資5000萬元打造大型項目。

  這家企業的負責人告訴記者,雖然這個村距離城區的距離只有70公里,但是行車時間卻因路況差而長達近3小時,前前後後來村堳雃h趟,最終考慮到道路條件和時間成本,還是暫時擱置了項目。

  “路不好,誰敢來投資?”套子塈孎齯銙&扆O陳光岩說,村媟Q發展旅遊,發展特色種植,想帶動貧困戶長久脫貧,但一切的前提是道路通達。

  “我們的鹹鴨蛋品質很好,但是往外走的路坑坑洼洼,鴨蛋可能在路上就顛碎了。路不好,好東西進不來出不去,也就脫不了貧。”

  一些已經在農村投資的客商也感受到了道路不好的弊端。

  雙陽區太平鎮白楊樹村一家養殖場的負責人王曉偉說,因通往主要公路的村路坑坑洼洼,往返一趟至少要多浪費40分鐘,既費油也費車,“等以後養殖的豬越來越多,往外運輸會更費勁”。

  期盼未來出路

  建好養好還需強化政策支援

  “吉林的農村公路建設起步早,讓農民從泥濘中走了出來。”吉林省交通運輸廳廳長王振才說。但與此同時,修建難、管理難、養護難,是鄉村道路不可避免的難點。

  據了解,目前吉林不少縣市的農村道路建成已經10年以上,而水泥路設計使用年限僅為8至10年,大部分道路屬於超期服役。

  吉林省汪清縣交通局副局長張汝海說,近年來國家啟動了老舊路改造項目,但資金仍需要地方配套,一公里農村道路需要配套10萬元左右,當地無法負擔,因此“有項目也不敢報”,老舊路只能維持現狀。

  鄉村道路養護後續投入十分有限,部分縣市每個村每年道路養護資金不足5000元。“連掃雪都不夠,只能想辦法補虧空。”一位基層幹部說。

 

  吉林省長嶺縣交通局局長劉喜忠介紹,目前村屯道路一直處於“養不起”的尷尬境地,實際列養率不足40%。在一些縣市,道路養護只能落實到省道、縣道,而且也僅限于小修小補,結果是“舊坑填了新坑來”。

  同時,不少縣市缺乏農村道路的專門養護力量,並且資金等相關保障嚴重不足。

  大多數地方的交通運輸部門的執法人員少,執法手段缺乏強制性,對於超限超載難以形成有效制約,衝卡逃避檢查的情況時有發生。

  另外,一些車輛為了逃避檢查並逃脫繳納過路費,故意選擇農村道路通行。

  吉林省交通運輸廳公路管理局副調研員王東說:

  “現在的城鄉道路已經突破等級劃分,村屯路承載的功能更是超越了農村本身,“下鄉”力度越來越大的旅遊、物流等功能也對農村道路提出了更高要求。

  一些農村地區,尤其是偏遠地區的村鎮路況,給發展農村電商、觀光農業帶來了很大挑戰。”

  一些基層幹部的呼籲表達了他們的期待:

  一方面,真金白銀的投入不可缺少,但應該考慮到各地的實際,多一些直接投資,少一些地方配套,或者允許採取多元化的籌資方式,讓致富路的修建管護擺脫資金“梗阻”;

  另一方面,儘快建立覆蓋農村的基層管護隊伍,同時推動交通運政、交警等部門聯合執法經常化、制度化,擴大治超站等設施的設立範圍,有效應對超限超載等行為,落實嚴格管理、依法治路,讓鄉村道路不再“受傷”。

 

 

  

(責任編輯:易豐)

0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於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