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熱點

故宮:《千里江山圖》與方便麵都備好 就等你了

發佈日期:2017年09月13日   文章來源:澎湃新聞網   作者:佚名
[列印本頁] 【字體大小:

  一個少年短暫的一生,以其在十八歲時所繪的一幅今天看來依舊氣勢恢宏畫作而流芳,他曾得宋徽宗親授、他一生僅傳世這一幅作品,這就是宋代的王希孟與他的《千里江山圖》。

  從9月15日開始,我們將於故宮看到全卷的《千里江山圖》以及歷代的青綠山水畫精品。

  “千里江山——歷代青綠山水畫特展”于2017年9月15日至12月14日在故宮博物院午門展廳和東西雁翅樓展出,分前後兩期,共展出文物86件套,“澎湃新聞”獲悉,其中還包括隋代展子虔《遊春圖》、傳宋代趙伯駒《江山秋色圖》、趙伯骕《萬松金闕圖》等難得一見的珍品;中間將於10月30日換展。據介紹,此次展覽允許不開閃光燈拍照,故宮方面已經做好排隊預案。(友情提醒:《千里江山圖》全卷可在文末欣賞。)

  此次《千里江山圖》特展備受關注,故宮博物院展覽組的張光耀對“澎湃新聞”表示:“《千里江山圖》在業界的評價和地位甚至是高於《清明上河圖》的,之前沒有人炒起來,不為人所知,在故宮媕q默無聞多年。”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也稱,目前已收到很多來自日本等國家的觀光團的申請,大家已經都準備好組團兒來看《千里江山圖》。

  單霽翔:已做好排隊預案,方便麵都準備好了

  “澎湃新聞”記者9月11日到故宮午門和東西雁翅樓的三個展廳探訪了《千里江山圖》及其他畫作的布展情況。

 

 

  《千里江山圖》布展現場

  《千里江山圖》獨佔一個展廳,展廳中央是一個巨大的玻璃櫥,工作人員現場展卷,千里江山則從卷軸的一側徐徐鋪開。燈光打上去,畫作非常輝煌漂亮,瑩瑩的藍色似在發光,無論是層巒疊嶂還是綿延的水域都讓人目不暇接。

  記者看時,玻璃櫥尚未降下,我們透過玻璃櫥下的空間可以清晰看到絹幅上的紋路及落筆的紋路與色彩,巨幅畫卷袒露在大家面前,美麗又脆弱。

 

  工作人員展卷

 

 

  《千里江山圖》

  王希孟為北宋宮廷畫家。十八歲時在徽宗畫院為生徒,後召入禁中文書庫,得徽宗親授,其後不到半年就以《千里江山圖》進獻。畫史文獻沒有王希孟的任何記載,《千里江山圖》是他唯一的傳世作品,清宋犖推測他畫完這件作品後“未幾死,年二十余”(《論畫絕句》)。該圖長達11.9米,以一幅完整的絹幅表現千里江山壯闊之景,山峰層巒疊嶂,奔騰起伏,江水煙波浩渺,平遠無盡。山水間有屋舍村落、橋梁渡口、寺觀塔剎、樓閣亭榭等,並描繪有眾多人物活動,有行旅、幽居、捕魚、觀瀑、遊玩等。

  該圖繼承和發展了唐代青綠山水畫的技法,用筆精細,注重在青、綠顏色中尋求變化,古意與創造兼備,實景與想像並融,是存世青綠山水畫中最具代表性和里程碑意義的作品。北宋政和三年(1113)徽宗將該圖賜權臣蔡京,後隔水有蔡京題,尾紙有昭文館大學士溥光于元大德七年(1303)題。該圖曾入南宋內府,清梁清標曾收藏該圖,後入清內府,卷首有乾隆帝禦題詩。《石渠寶笈》(初編)著其貯御書房。

 

  題跋

  傅熹年先生在其論文《王希孟〈千里江山圖〉中的北宋建築》一文中寫到:“王希孟繪《千里江山圖》是北宋末畫院山水畫中的精品。原畫絹本,重青綠設色,畫崇山峻嶺、江夭浩渺之景,其中點綴以屋宇寺觀、橋梁舟船、氣勢雄壯開闊,筆墨工致,傅色艷麗,反映了宋代青綠工筆山水畫的最高水準。”

  傅熹年認為,《千里江山圖卷》是宋畫中表現住宅和村落全景最多的一幅。但是因為此畫是畫給皇上看的,且當時的王希孟只有18歲,並沒有太多的人生閱歷,因而此畫應定性為“創作”而非“寫生”,但即便如此,仍可以藉此看到宋代建築的風貌、佈局。

  

  畫中的村落

  傅熹年談到:“圖中也表現了一些村落,一般是背山面水,或以林木為屏障,一組組住宅沿山坡、水濱、路旁自由佈置,雜以一些亭閣和朱欄小橋。這類村鎮形式恐未必可信,很可能是因為此畫是畫給皇帝看的,粉飾太平,把所有大小住宅都和諧地畫在山水之間,儘量烘托園林化的氣氛,沒有表現出任何堡、寨、門棫巨噶m設施,和當時的實際情況可能有相當大的不同。”

(責任編輯:浮點)

0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於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