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史說

北周“鴻門宴”:竟讓五個王爺丟了命

發佈日期:2017年09月13日   文章來源:百家講壇   作者:
[列印本頁] 【字體大小:

  在由魏晉南北朝的分裂走向隋唐大一統的過程中,曾發生過一起“山寨版”的鴻門宴,請客吃飯的一方以國運為籌碼,以飯局作賭場,開了一盤前所未有的大賭局……

  正當一代雄主北周武帝宇文邕將眼光瞄準塞北江南,雄心勃勃準備花一兩年時間實現天下一統之時,突然病歿在北伐突厥的路上。即位的北周宣帝宇文赟不但全無父祖兩代的雄才,而且荒淫暴虐,在位不滿兩年即駕崩,其岳丈楊堅以丞相和外戚的身份攫取內外大權,控制局面,隱隱然有篡位之局。

  在此情況下,不甘心任人宰割的五王(宇文泰的五個兒子,分別為趙王宇文招、陳王宇文純、越王宇文盛、代王宇文達、滕王宇文逌)決定鋌而走險,邀請楊堅赴宴,準備伺機將其刺殺,奪回屬於宇文家的江山。

  這,是一場擺明瞭的鴻門宴!

  楊堅明知山有虎,卻仍然決定赴這場註定要充滿刀光劍影,甚至可能付出性命的飯局。他的理由簡單又充分:五人早被我砍去了鱗爪,還能玩出什麼花樣?

  北週五王回到京城立成籠中鳥,消息傳出,天下鼎沸,楊堅篡位之勢已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立刻有東邊的尉遲迥(宇文泰外甥)、北邊的尉遲勤(尉遲迥侄子)、西邊的王謙、司馬消難(皇帝的岳父)等北周的重臣貴戚起兵反抗,轉眼間數十萬反對大軍此起彼伏,震撼全國,這便是史書上說的“三方構難”。在這種外有強兵反抗內有宗室覬覦的情況下,楊堅依然決定赴這場鴻門宴,可見其人膽色也非一般人所能及!

  飯局選在五王中最年長的趙王宇文招府上舉行。按照鴻門宴的一般流程,請客吃飯的一方應該事先安排一個劍術高超的“項莊”,待到大家酒酣耳熱之際,出來舞劍助興,借機將目標“沛公”刺死在席間,隨之一聲令下,後堂埋伏的五百刀斧手蜂擁而出,亂砍亂殺,將“沛公”左右全部誅殺。

  可惜以宇文招為首的五王顯然不具備父兄的好手段,“項莊”人選居然沒有事先安排,情急之下,宇文招決定親自擔任這個角色。

  幾番觥籌交錯之後,宇文招端著個瓜盤殷勤地請楊堅吃瓜,其間,刺瓜的小刀就在楊堅喉嚨間閃躲,但宇文招擺弄了幾次,就是沒有膽氣刺下去……

  擺宴者忘了安排“項莊”的角色,赴宴者卻早已帶上了自己忠實的“樊噲”。眼見事情不對勁兒,楊堅的“樊噲”元胄(北魏宗室後裔,曾在齊王宇文憲手下效力)挺身而出,扣刀上前對楊堅大聲道:“相府有事,不可久留。”

  趙王一看,大為不悅,呵斥道:“我跟丞相談事,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還不退下!”元胄不僅沒有退下,反倒怒目圓睜地盯著趙王。趙王與他四目相對,氣勢立衰,猶豫了一下,第一次發出暗號的時機就此錯過。

  眼見“樊噲”突然闖入壞事,趙王知道再也不能遲疑了,於是假裝醉酒嘔吐,想趁機離開座位到後堂去跟埋伏的刀斧手下令,讓他們動手,但元胄伸出一隻手將“爛醉如泥”的趙王扶回座上坐好,然後亮亮腰間的佩刀將其緊緊“護衛”住。

  趙王“吐”了數次,數次被元胄用腰刀“請回”座上。眼見事情就要被這個突然殺出的程咬金敗壞,醉得“幾乎不省人事”的趙王又發酒瘋說喉嚨乾渴,要元胄到廚房取些水來給他喝,但元胄像耳聾一般動都不動。

  事情的轉機隨之出現,五王中的滕王最後趕到,按照禮數,楊堅要起身下階去迎接。元胄趁機走到楊堅身邊小聲警告:“事勢大異,還是趕快回去吧。”楊堅不以為然道:“他們手中又沒有兵馬,能有什麼作為?”元胄大為焦急:“兵馬本來就是宇文家的,如果我們被他們先下手幹掉了,那就什麼都完了。我不是怕死,而是怕死在這裡于大事無益!”

  楊堅居然還不醒悟,迎接了滕王之後又回到座位上坐好,繼續拼酒。一直警覺著的元胄又隱隱聽到內庭有磨刀穿甲的聲音,知道再也不能耽擱了,於是立刻上前大聲對楊堅道:“丞相府上事務繁忙,怎能在此消磨太久?”然後不由分說架起楊堅就往外跑。

  宇文招急了,從座位上起身就追,但是情急之中他犯了最大的一個錯誤:他本可發出暗號讓衛士盡出,追上楊堅亂刀將其剁成肉醬,但是他居然親自跑去追,追到房門口的時候又被執刀的元胄擋住,焦急萬分卻又無可奈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楊堅溜到大門口。

  時機錯失,已無法挽回,空留悔恨!

  這場鴻門宴的最終結果是,“沛公”跑了,而擺下這場飯局的人即將要為此付出代價!

  刺殺失敗的北週五王,隔天就被手握大權的楊堅以各種稀奇古怪的罪名逮捕,隨之被悉數殺掉,不久“北周”這個國號就不復存在。楊堅在數月間平定“三方構難”後,逼令八歲的周靜帝“禪讓”皇位給他,將國號由“周”改作“隋”,然後統一北方,輕鬆消滅南方陳氏小王朝,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二次大一統功業的完成者。

  這場鴻門宴成功與否,只在毫釐之間,可以說,只要為首的趙王發出行動指令,歷史就會變成完全不同的另一副模樣,可惜,歷史沒有假設。

《凱風智見:《笑林廣記》——清朝人的段子合集》  

《凱風智見:明朝鴻臚寺卿王士性如何評價各省人?》  

《文史新說:那些中國的“摔跤爸爸”》  

《文史新說:秦巴腹地一個雞鳴三省的傳奇古鎮》  

《文史新說:高考古往今來一場未曾缺席的較量!》  

《文史新說:蘇東坡的西湖情節》  

《文史新說:往事越千年 絲綢古道說新疆》 

(責任編輯:青蘭)

0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於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