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7

從“個人修煉”到“正法修煉”背後的真相

發佈日期:2017年09月12日   文章來源:凱風網   作者:丹琳
[列印本頁]【字體大小:

  邪教教主因其炮製歪理邪說的需要,不斷地拼湊邪教教義,一來掩蓋其邪惡本性,二來耍出花樣兒,翻陳出新,藉以消除弟子們的視聽疲勞,給以新鮮刺激,鼓動信徒繼續為自己賣命。個人修煉到正法修煉的轉變,就是李洪志製造的這樣一個噱頭兒。

  個人修煉是李洪志在傳播“法輪功”的早期提出來的。那時候,為了迷惑世人,招徠更多的信眾,是有著嚴格的標準的,比如,個人修煉最重要、最核心的標準就是“向內找”,而且這種“向內找”是絕對的、無條件的、百分之百的。李洪志多次說過:“遇到問題要百分之百地向內找”、“當與人發生了矛盾時,要無條件地向內找”、“大法弟子與常人最根本的區別就是遇到問題向內找”。可以說,在“法輪功”傳播的初期,“向內找”成了“法輪功”一塊耀眼的招牌,一個響亮的口號,這個提法在當時所有的氣功組織中鶴立雞群,顯得與眾不同,一時吸引了不少渴望自律、嚮往自覺的信眾。可是,當國家依法取締“法輪功”邪教組織之後,“向內找”卻成為一個“個人修煉”階段的戒條,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被李洪志擱之一邊,而打出了“正法修煉”的旗號。

  在1999年之後的經文中,“正法修煉”開始高頻地出現,而按李洪志的說法,修煉是分為兩個不同的階段:一個是個人修煉時期,一個是正法修煉時期。在2001年《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中,提到了“正法時期”的概念:“可是他們都沒有那麼幸運,沒有能夠在正法時期當大法的弟子。”在《忍無可忍》中說:“除盡邪惡是為了正法,而不是個人修煉問題。個人修煉中通常不存在忍無可忍。”在2001年《正法與修煉》這篇經文中,李洪志更是將個人修煉的做法與標準與正法修煉截然分開:“大法弟子在正法中與過去的個人修煉是不同的。在面對無理的傷害、在面對對大法的迫害、在面對強加給我們的不公時,是不能象以往個人修煉那樣對待、一概地接受,因為大法弟子目前處在正法時期。”在這裡,李洪志已經明確地提出了“正法時期”的要求與特點,那就是不能再象個人修煉時期那樣遇到問題向內找,而是開始把矛頭對準中國政府和反對“法輪功”的一切社會力量,具有了強烈的政治色彩,充滿了戰鬥的火藥味。因為這時的“法輪功”,對其地位和名聲的維護已經成為重中之重,而且這時的許多“法輪功”人員也已被李洪志的精神控制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即使發現了“法輪功”的相互矛盾和李洪志的漏洞,也沒有能力或者不敢去質疑和分辨,更多的只能去自圓其說,千方百計為李洪志辯護。而這時的李洪志就象他經文中所說的那樣“隨意所用”,只要對維護“法輪功”有利,只要能夠起到使其弟子對抗政府的作用,只要能博得反華勢力的青睞,李洪志可以任意推翻他過去的說法,而重新製造概念,拋出新的歪理邪說。那麼,拋出“正法修煉”背後的真相又是什麼呢?

  其一,“正法修煉”是“法輪功”公開對抗社會的信號彈。“正法修煉”是針對“個人修煉”提出來的,“個人修煉”強調的是有問題“向內找”,雖然這種“向內找”是建立在自私自利的基礎上的,但總的來說是以關注自身能否提高“層次”,達到“圓滿”的境界為主,當與人發生矛盾的時候,一般是看自己哪做的不符合“法”的標準,按“法”的要求來修正自身的思想與行為。當然,這個所謂的“法”本來就是邪法,按“法”的要求去做的結果自然是自殘、自殺、精神崩潰等,危害家庭、殘害生命;但當李洪志提出“正法修煉”以後,“法輪功”便把矛頭公開指向了政府與社會,以“正法修煉”為幌子,除了殘害生命、危害家庭以外,“法輪功”開始公開對抗社會,加劇了練習者的反社會傾向,將大批練習者推向社會的對立面,大面積地擾亂社會秩序、觸犯法律法規、損害國家形象、危害國家安全,反政府、反社會的邪教本質暴露無遺。

  其二,“正法修煉”是“法輪功”由邪教組織向反動政治組織兌變的一個重要節點。無數次地表白“不參與政治”是“法輪功”初期發展成員的一個策略,中國人在經過了政治運動後,開始反思過去的狂熱,改革開放,給中國帶來了發展經濟的大好時機,李洪志抓住了當時很多人害怕不慎被捲進政治漩渦中的心理特點,打出“法輪功”“絕對不參與政治,不干涉國事”的旗號,吸引了不少喜歡氣功的人。可是,當李洪志擁有了一定數量的信徒,而“法輪功”邪教組織逐漸暴露出其邪惡本質,遭到國家的反對和取締後,李洪志為了與政府叫板,實現其掩蓋已久的政治野心,將“正法修煉”當做“法輪功”參與政治的代名詞,實際上是掩人耳目的一個把戲。自從李洪志提出“正法修煉”後,“法輪功”就開始由邪教組織演變為反動政治組織,先是以“護法”、“正法”的名義到天安門製造政治影響,邀得國際反華勢力的籌碼;到了2004年11月,“法輪功”炮製《九評共產黨》,政治野心大白于天下,並且恬不知恥地耍出一副無賴嘴臉:“參與政治有什麼了不起的”,至此,“法輪功”完成了向反動政治組織的轉型。

  其三,“正法修煉”是掩蓋“圓滿”騙局的一個說辭。在“法輪功”的歪理邪說中,“圓滿”無疑是一個最具誘惑力的幌子,而“圓滿”目標的達到,是通過“個人修煉”來實現的,也就是說,個人修煉達到了最高境界,就是“圓滿”實現的標準。而我們知道,所謂的圓滿本來就是一個騙局,在“十年八年我不等,短短的幾年就修成”的說法下,很多“法輪功”弟子悟到1999年將是修煉“圓滿”的年份兒,那時候,在1999年之前,就有一些“法輪功”人員蠢蠢欲動,辭去工作,荒廢生意,四處遊蕩,去等待“圓滿”的到來。面對此情此景,最為著急、最感焦慮的應該是李洪志,如果圓滿騙局穿幫,李洪志苦心經營的“法輪功”邪教組織大廈就會頃刻坍塌。在這種情況下,拋出“正法修煉”邪說,轉移了“圓滿”的視線,鼓舞了弟子們新的鬥志。因為李洪志在經文中這樣說:你們在歷史上已經多次達到個人圓滿的標準,你們中有許多人在歷史上曾經是有名的僧人、和尚,甚至是釋迦牟尼、耶穌等大覺者的首席弟子,因而,個人修煉對你們來說已經不算什麼,而正法修煉、救度眾生才是大法的標準,這次修的不是個人圓滿,而是大圓滿。這樣一來,淡化了弟子們對“圓滿”的渴望與追求,增加了弟子們所謂的神聖責任感,“提升”了弟子的“修煉層次”及“果位標準”,使得弟子們不僅能成功地擺脫對“個人圓滿”的關注,還將他們帶入了一個新的他們意識不到的政治圈套兒中去。

  其四,“正法修煉”是製造吸引弟子眼球的新亮點。按心理學的說法,一件新鮮的事情剛剛出現時,會強烈地吸引人們的注意力;隨著時間的流逝,就漸漸地失去了最初的新鮮感,對人心理的刺激就會越來越弱,以至平淡無奇,最後引起審美疲勞或厭倦。為了避免這樣的週期或結局出現,李洪志在不同時期的講法中,總是編造一些新的名詞和邪說,如“舊勢力”、“救度眾生”、“佛富論”等來不斷地給信徒以新奇刺激,轉移信徒的興趣,以使信徒懷著一種新鮮的興趣追隨自己而不感到枯燥和厭煩,“正法修煉”的提出,也正是基於這樣的心理動因。

  從以上可以看出,從“個人修煉”到“正法修煉”,決不僅僅是一個名詞上的變化,而是“法輪功”邪教組織撕下遮羞布的一個政治轉向,預示著“法輪功”邪教組織淪為西方反華勢力政治工具的開始;也標誌著“法輪功”已經由在一定條件下的“向內找”(如有利於個人提高層次、圓滿成佛等)變為完全的“向外找”,走上了背叛家庭、對抗社會、與人民為敵的邪路!

(責任編輯:辛木)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於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