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7

在兒子親情呼喚下 母親離開全能神

發佈日期:2017年09月01日   文章來源:凱風網   作者:李小米
[列印本頁]【字體大小:

  2017年7月6日,萬州火車站,人流熙熙中,21歲的姜一山,見到了分別5年的母親程永惠。

  51歲的程永惠,滿面憔悴,頭上已泛出淩亂的白髮。她衝過去,一把抱住兒子,嗚咽出聲。從廣東歸來的程永惠,是聽從兒子的呼喚回來的,那一顆迷蒙的心靈,而今似乎變得澄澈起來。而過去的一切,恍然一場大夢。

  面對酗酒的丈夫,她把“全能神”當作寄託。

  1993年,重慶市萬州區27歲的鄉下姑娘程永惠與姜尚成結婚。姜尚成在萬州城婺g營一家小館子,生意還不錯,人也勤勞憨厚。

  姜尚成是再婚,前妻跟一個做啤酒生意的小老闆跑了,這給姜尚成的心理帶來了陰影。平時不喝酒時,姜尚成一副好脾氣,笑瞇瞇的樣子,誰喊誰到。可一旦喝酒了,脾氣儼然換了一個人,在家媞L東西、砸東西是常發生的事。

  後來,發展到喝酒後,姜尚成對程永惠實施家暴,劈頭亂罵,有時還打得她鼻青臉腫。程永惠是個愛面子的人,以淚洗面後,在心塈啎F。她想用自己的賢惠、善良喚回酗酒丈夫的良心回歸,可依然無濟於事。

  程永惠也想到了離婚,可回到娘家剛說出口,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對,他們說,好不容易找到了城媟磽捘顗漱H結婚啊,離婚了,豈不遭村堣H笑話。婚,沒離成,日子還得在這種打罵中熬下去。

  2008年4月的一天,程永惠在街上碰見一個熟悉的中年女人。中年女人見程永惠臉色不好,就拉住她親熱地說,妹子啊,我現在日子過得可開心啦,胃病好了,吃啥啥香,身體比起原來好多了。“大姐,你是吃啥藥好起來的?”程永惠隱隱約約知道一點那女人的事兒。

  中年女人神秘地笑了:“吃啥藥啊,哪用得著那些。”那天,程永惠跟著中年女人走了一趟。

  來到一個聚會的私人家中,中年女人對程永惠指點著一個瘦高個男人說,他就是我們的“組長”。那天的聚會有7個人,大家都在一起親熱地以兄弟姐妹相稱。中年男人走過來對程永惠熱情地說:“歡迎你,好妹子。”程永惠還領到了《東方發出的閃電》、《救主早已駕雲重歸》、《神向全宇發聲》3本書。

  那天中午,中年男人還請這聚會的幾個人在一起吃了一頓飯。下午,大家又在一起哼唱讚美詩。一天下來,程永惠覺得過得還很充實,覺得這些兄弟姐妹聚在一起搞搞這樣的活動也是教人做善事,還可以暫時忘記家堛漱ㄖ痋C

  過了10多天,程永惠還把丈夫酗酒打罵的苦惱傾訴給聚會的兄弟姐妹。他們說,這多大一點事啊,信了這個以後,就可以去改造丈夫了。

  半個月後,程永惠才知道,自己信的這個教,是“全能神”。跟隨人讀那些“教材”上的文字,程永惠越讀越覺得有道理。就這樣,她成了一個“全能神”的忠實信徒。

  回到家,再次面對丈夫酗酒後的打鬧,程永惠根本不予理會,有時一個人還跳起了“全能神”的靈舞,嘴堣j呼小叫:“弟兄姊妹咱們扭起來,不要害羞不要抹不開,神不看咱們動作好壞,只要真心讚美神就喜歡,你若願意盡心來讚美,情感放下快快扭起來。”妻子的這個行為,把丈夫也嚇懵了,這是啥功夫啊?

  程永惠在家堛熔妤`行為,還真把丈夫給嚇著了。程永惠有時對丈夫就一句話:“我派神來懲罰你,你就繼續作惡吧。”很長一段時間,面對有“魔力”的妻子,丈夫不敢再對她輕舉妄動,他也害怕遭到神的懲罰。於是,只有一個人喝悶酒,面對在家堙局m功”的妻子,只是翻翻白眼。

  對“全能神”已經完全著迷的程永惠,後來還去發展了另一個離婚的女人作為信徒。

  流浪他鄉,兒子動情呼喚母歸來。

  自從信上了“全能神”以後,程永惠便與丈夫分床而睡。這樣的日子,讓夫妻關係更冷淡了。

  以前,她反覆要求同丈夫離婚,丈夫堅決不肯。2012年6月,程永惠神秘地失蹤了。那一年,初中畢業後本來成績還不錯的兒子姜一山,面對家堛滷〞p,只好輟學了,跟隨父親在館子媕隻ㄟ筐Ъ屭い遄C

  姜尚成也抽空出去找了妻子幾圈,卻沒有消息,他氣得咬牙,認為是妻子跟人私奔了,嘮叨著對人傾訴自己命太苦,前後兩個女人都對自己不忠。

  姜尚成把堆積在心堛澈膉鶠A經常朝兒子發泄。

  2016年5月的一天,姜一山突然接到了一個從廣東打來的一個電話,激動而顫抖的聲音,是母親打來的。那一次,母子倆在電話堻ㄜ了。後來才知道,母親是通過家堛瑪丳郊棠巨鴗F兒子的手機號碼。

  “媽媽,你快回來……”還沒等姜一山說完,那邊的手機已經關機了。

  兒子給母親不停發去短信,表達思念之情,母親卻沒有回一條資訊。

  2017年2月的一天,姜一山終於收到了母親的短信:“兒,媽也想你!”

  母親的短信,讓兒子在館子塈啎ㄕ磼魌n大哭。

  姜尚成知道是妻子發來的短信以後,長嘆一聲,隨後他又對兒子說:“喊你媽回家吧,我已經戒酒了,我保證,從今以後好好對她了!”

  姜一山隨即把父親的話發給母親。之前母親拒絕加兒子的微信申請,那天,母親同意了兒子的申請,添加了微信。

  在微信堙A兒子發去了父親的照片。面對消瘦的丈夫,程永惠叮囑兒子:“你少讓你爸操心,他也不容易的。”

  從和母親的交流堙A兒子讀懂了媽媽的內心。他感到,媽媽想家了!

  在外漂泊的程永惠,這些年媮}辛的經歷,才發現萬能的“全能神“並沒有拯救她,給她帶來幸福,相反,她還受到了信徒的欺辱。

  姜一山把網路上那些迷信“全能神”後悲慘的故事鏈結給母親看。2017年5月的一天,程永惠在微信媯o來一個痛哭的表情。

  通過微信,母子倆的交流更入心了。兒子在微信媮n聲呼喚:“媽媽,回家吧!”

  塵封在母親心靈的堅冰,在兒子的呼喚中,終於融化了。

  2017年7月4日,程永惠踏上了回家的歸途。7月6日,在萬州火車站,等待她的,是兒子和丈夫那久違了的溫暖懷抱。

(責任編輯:慕容)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於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