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7

“兩高”發佈新司法解釋 依法懲治邪教

發佈日期:2017年01月25日   文章來源:凱風網   作者:厲潔
[列印本頁]【字體大小:

      

  最高人民法院網頁截圖 

  【凱風網2017年1月25日消息,記者:厲潔】1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網站發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司法解釋),就辦理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問題作出解釋。

  司法解釋共16條,主要就邪教組織的界定;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和組織、利用邪教組織致人重傷、死亡罪的定罪量刑標準;邪教組織犯罪所涉及的寬嚴相濟、罪數處斷、共同犯罪等實體問題和邪教宣傳品的認定程式等問題做了規定。

  第一條明確規定,“冒用宗教、氣功或者以其他名義建立,神化、鼓吹首要分子,利用製造、散佈迷信邪說等手段蠱惑、矇騙他人,發展、控製成員,危害社會的非法組織,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條規定的‘邪教組織’。”

  對近年來出現的新型涉邪教犯罪行為,司法解釋作出了明確的量刑規定。如使用“偽基站”“黑廣播”等無線電臺(站)或者無線電頻率宣揚邪教,以貨幣為載體宣揚邪教,利用通訊資訊網路宣揚邪教等。

  對組織、利用邪教組織,製造、散佈迷信邪說,矇騙成員或者他人絕食、自虐等,或者矇騙病人不接受正常治療,致人重傷、死亡的,司法解釋第七條規定:“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條第二款規定的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矇騙他人,致人重傷、死亡’”。 

  司法解釋規定,組織、利用邪教組織,製造、散佈迷信邪說,組織、策劃、煽動、脅迫、教唆、幫助其成員或者他人實施自殺、自傷的,以故意殺人罪或者故意傷害罪定罪處罰。邪教組織人員以自焚、自爆或者其他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以放火罪、爆炸罪、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等定罪處罰。

   

  司法解釋明確規定,對七種邪教犯罪行為從重處罰:(一)與境外機構、組織、人員勾結,從事邪教活動的;(二)跨省、自治區、直轄市建立邪教組織機構、發展成員或者組織邪教活動的;(三)在重要公共場所、監管場所或者國家重大節日、重大活動期間聚集滋事,公開進行邪教活動的;(四)邪教組織被取締後,或者被認定為邪教組織後,仍然聚集滋事,公開進行邪教活動的;(五)國家工作人員從事邪教活動的;(六)向未成年人宣揚邪教的;(七)在學校或者其他教育培訓機構宣揚邪教的。”

  司法解釋體現了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第九條規定:“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行政法規實施,符合本解釋第四條規定情形,但行為人能夠真誠悔罪,明確表示退出邪教組織、不再從事邪教活動的,可以不起訴或者免予刑事處罰。其中,行為人係受蒙蔽、脅迫參加邪教組織的,可以不作為犯罪處理。”

  司法解釋自2017年2月1日起施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1999〕18號),《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法釋〔2001〕19號),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答》(法發〔2002〕7號)同時廢止。

附件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2017年1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706次會議、2016年12月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二屆檢察委員會第58次會議通過,自2017年2月1日起施行)

  法釋〔2017〕3號

  為依法懲治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犯罪活動,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有關規定,現就辦理此類刑事案件適用法律的若干問題解釋如下:

  第一條 冒用宗教、氣功或者以其他名義建立,神化、鼓吹首要分子,利用製造、散佈迷信邪說等手段蠱惑、矇騙他人,發展、控製成員, 危害社會的非法組織,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條規定的“邪教組織”。

  第二條 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行政法規實施,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三百條第一款的規定,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一)建立邪教組織,或者邪教組織被取締後又恢復、另行建立邪教組織的;

  (二)聚眾包圍、衝擊、強佔、哄鬧國家機關、企業事業單位或者公共場所、宗教活動場所,擾亂社會秩序的;

  (三)非法舉行集會、遊行、示威,擾亂社會秩序的;

  (四)使用暴力、脅迫或者以其他方法強迫他人加入或者阻止他人退出邪教組織的;

  (五)組織、煽動、矇騙成員或者他人不履行法定義務的;

  (六)使用“偽基站”“黑廣播”等無線電臺(站)或者無線電頻率宣揚邪教的;

  (七)曾因從事邪教活動被追究刑事責任或者二年內受過行政處罰,又從事邪教活動的;

  (八)發展邪教組織成員五十人以上的;

  (九)斂取錢財或者造成經濟損失一百萬元以上的;

  (十)以貨幣為載體宣揚邪教,數量在五百張(枚)以上的;

  (十一)製作、傳播邪教宣傳品,達到下列數量標準之一的:

  1.傳單、噴圖、圖片、標語、報紙一千份(張)以上的;

  2.書籍、刊物二百五十冊以上的;

  3.錄音帶、錄影帶等音像製品二百五十盒(張)以上的;

  4.標識、標誌物二百五十件以上的;

  5.光碟、U盤、儲存卡、移動硬盤等移動存儲介質一百個以上的;

  6.橫幅、條幅五十條(個)以上的。

  (十二)利用通訊資訊網路宣揚邪教,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

  1.製作、傳播宣揚邪教的電子圖片、文章二百張(篇)以上,電子書籍、刊物、音視頻五十冊(個)以上,或者電子文檔五百萬字符以上、電子音視頻二百五十分鐘以上的;

  2.編發資訊、撥打電話一千條(次)以上的;

  3.利用線上人數累計達到一千以上的聊天室,或者利用群組成員、關注人員等賬號數累計一千以上的通訊群組、微信、微博等社交網路宣揚邪教的;

  4.邪教資訊實際被點擊、瀏覽數達到五千次以上的。

  (十三)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第三條 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行政法規實施,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條第一款規定的“情節特別嚴重”,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一)實施本解釋第二條第一項至第七項規定的行為,社會危害特別嚴重的;

  (二)實施本解釋第二條第八項至第十二項規定的行為,數量或者數額達到第二條規定相應標準五倍以上的;

  (三)其他情節特別嚴重的情形。

  第四條 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行政法規實施,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條第一款規定的“情節較輕”,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並處或者單處罰金:

  (一)實施本解釋第二條第一項至第七項規定的行為,社會危害較輕的;

  (二)實施本解釋第二條第八項至第十二項規定的行為,數量或者數額達到相應標準五分之一以上的;

  (三)其他情節較輕的情形。

  第五條 為了傳播而持有、攜帶,或者傳播過程中被當場查獲,邪教宣傳品數量達到本解釋第二條至第四條規定的有關標準的,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一)邪教宣傳品是行為人製作的,以犯罪既遂處理;

  (二)邪教宣傳品不是行為人製作,尚未傳播的,以犯罪預備處理;

  (三)邪教宣傳品不是行為人製作,傳播過程中被查獲的,以犯罪未遂處理;

  (四)邪教宣傳品不是行為人製作,部分已經傳播出去的,以犯罪既遂處理,對於沒有傳播的部分,可以在量刑時酌情考慮。

  第六條 多次製作、傳播邪教宣傳品或者利用通訊資訊網路宣揚邪教,未經處理的,數量或者數額累計計算。

  製作、傳播邪教宣傳品,或者利用通訊資訊網路宣揚邪教,涉及不同種類或者形式的,可以根據本解釋規定的不同數量標準的相應比例折算後累計計算。

  第七條 組織、利用邪教組織,製造、散佈迷信邪說,矇騙成員或者他人絕食、自虐等,或者矇騙病人不接受正常治療,致人重傷、死亡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條第二款規定的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矇騙他人,致人重傷、死亡”。

  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矇騙他人,致一人以上死亡或者三人以上重傷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矇騙他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一)造成三人以上死亡的;

  (二)造成九人以上重傷的;

  (三)其他情節特別嚴重的情形。

  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矇騙他人,致人重傷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並處或者單處罰金。

  第八條 實施本解釋第二條至第五條規定的行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從重處罰:

  (一)與境外機構、組織、人員勾結,從事邪教活動的;

  (二)跨省、自治區、直轄市建立邪教組織機構、發展成員或者組織邪教活動的;

  (三)在重要公共場所、監管場所或者國家重大節日、重大活動期間聚集滋事,公開進行邪教活動的;

  (四)邪教組織被取締後,或者被認定為邪教組織後,仍然聚集滋事,公開進行邪教活動的;

  (五)國家工作人員從事邪教活動的;

  (六)向未成年人宣揚邪教的;

  (七)在學校或者其他教育培訓機構宣揚邪教的。

  第九條 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行政法規實施,符合本解釋第四條規定情形,但行為人能夠真誠悔罪,明確表示退出邪教組織、不再從事邪教活動的,可以不起訴或者免予刑事處罰。其中,行為人係受蒙蔽、脅迫參加邪教組織的,可以不作為犯罪處理。

  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行政法規實施,行為人在一審判決前能夠真誠悔罪,明確表示退出邪教組織、不再從事邪教活動的,分別依照下列規定處理:

  (一)符合本解釋第二條規定情形的,可以認定為刑法第三百條第一款規定的“情節較輕”;

  (二)符合本解釋第三條規定情形的,可以不認定為刑法第三百條第一款規定的“情節特別嚴重”,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第十條 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行政法規實施過程中,又有煽動分裂國家、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或者侮辱、誹謗他人等犯罪行為的,依照數罪並罰的規定定罪處罰。

  第十一條 組織、利用邪教組織,製造、散佈迷信邪說,組織、策劃、煽動、脅迫、教唆、幫助其成員或者他人實施自殺、自傷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條、第二百三十四條的規定,以故意殺人罪或者故意傷害罪定罪處罰。

  第十二條 邪教組織人員以自焚、自爆或者其他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一百一十五條的規定,以放火罪、爆炸罪、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等定罪處罰。

  第十三條 明知他人組織、利用邪教組織實施犯罪,而為其提供經費、場地、技術、工具、食宿、接送等便利條件或者幫助的,以共同犯罪論處。

  第十四條 對於犯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組織、利用邪教組織致人重傷、死亡罪,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犯罪分子,根據刑法第五十六條的規定,可以附加剝奪政治權利。

  第十五條 對涉案物品是否屬於邪教宣傳品難以確定的,可以委託地市級以上公安機關出具認定意見。

  第十六條 本解釋自2017年2月1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1999〕18號),《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法釋〔2001〕19號),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答》(法發〔2002〕7號)同時廢止。

(責任編輯:辛木)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於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